生命中的诗篇(一)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到东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每每诵完,父亲就会对我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母亲则会说:“老大老二老幺都是你,应该是哪个徒伤悲?”

这是我读的第一首诗,长歌行,有时我走路时慢慢地念出它,似乎还能嗅到那些微黄的书页旧旧的味道。几秒钟后,我完全陶醉了,脚步变得轻快,心里有股暖流在散布。

小时候我问父亲他小时的事,父亲说,他小时候问他的父亲:“什么叫做‘虚怀若谷’”?我的祖父放下手中的书,抑扬顿挫地念道:“坦荡的胸怀,就像那空旷的山谷啊!”

我相信我的祖父在念出那句话时和我此时有同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是我的父亲想让我感受到的。这种感觉,属于热爱诗的人们,这种感觉,是诗歌以它特有的韵律与美感,赋予我们的享受。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汉代民间艺人每隔一段,就弹唱起这诗句的情境。孔雀,五彩缤纷,美仑美奂;东南,江花胜火,江水如蓝;五色鸟在碧空盘旋,神仙也似的境界!

昔日观古代神话志,乃知中国有记载的最古老的诗歌即是诵候鸟北归,“燕燕归来兮!燕燕归来兮!”在人的心中,飞翔是一种美好的感觉,也许就是鸟类的飞翔,带给了古人创作的灵感吧。

诗歌,带给我们的感觉,是飞翔。

候鸟归来,春天也来到了,严寒即将过去,万物复苏,四野花香,古人惊喜地喊出这一句,也许这是诗歌诞生的另一个原因吧。

诗歌,是人们对美的憧憬,抑或对美的挽伤。我们不能不热爱诗歌,因为我们不能不热爱美。

寓情于景是诗歌常用的手法,“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杜甫这句诗从侧面我们可以读出,最能带动人的情感的,是自然环境的烘托;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诗意的手法,是景的直白、情的暗含。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在我眼里,最美的诗是汉乐府,尤其是民间流传的诗歌。它的美在于质朴,好比一句话写的:“壁立千仞,无欲而刚。”汉诗其质若石,锵锵有声;也许汉赋吸收了太多华美的词藻,也许大多来自寻常的民间,造就了它简朴无华的风格。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思念故乡,郁郁累累。欲归家无人,欲渡河无船。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枯鱼过河泣,何时悔复及?作书与鲂鱼,相教慎出入。”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

《孔雀东南飞》、《陌上桑》是这类诗歌的代表作,朗朗上口,通俗易懂。而东汉末年的《古诗十九首》,更是白描手法的另一高峰: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