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浣花溪

九月的浣花溪,依然有初春的清新。

碧绿的溪水,浅浅的波纹,步子慢慢些,时间慢慢些……鱼竿儿慢慢些划出那一道弧线,鱼钩儿慢慢些吹开那一堆水纹。

水边的芦苇,路边的题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远远的一对新人,新娘手上的鲜花,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我已身处桂花树下。不远处李杜石像衣襟翩翩,仿佛正吟诵着,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诗是神圣的语言”。

眼前蜿蜒而去的,是刻满诗歌的道路,从先秦漫步到清末,长约四里,路旁是诗词名家的雕塑。我慢慢走过了这条路,仿佛感受了先秦的恬淡,汉代的奢靡,唐代的繁华到衰落,直至宋元明清,国家倾颓。回忆文天祥的慷慨受难,“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走到尽头,左边是龚自珍浓眉紧锁,“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右边是身着清朝官服的林则徐,“苟利国家生与死,岂因祸福避趋之”。

阴天,有点儿淡淡的悲凉。今天,已经没有诗来记载我们的兴衰,也许从某种层度来说,文字的魅力在衰减,抑或是文化的魅力。

远远有一处牌坊,往右边的小路走去,现代的气息仿佛被甩在了身后,身边的草木、湖水,无一不散发着古典和淳朴的芳香。红墙的另一边就是杜甫草堂,只见着密密的竹叶从高墙上探出。四周种植着桉树、梧桐、银杏、摇钱树、黄果树、香樟,还有很多不知名儿的参天大树,似乎已经度过了几朝风雨。左前方有一大片草坪,精心地种植着许多笔直的树木,名曰“百树林”,一眼望去叶落纷纷,婆娑满园,诗经有载,“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大概就是这番景象吧。

沿路上行,到达了顶端简朴的亭子,外观和草堂颇似,亭外有一小溪流,旁边是李杜石像。上前看了所题的典故,原来是当年几位诗人对酒作诗之地,千字文里的“引觞曲水,长啸登楼”,就是记载的这个典故了。

在亭子里歇了一歇,四下望去,水雾一片,只见着近处的树木。随口说,此处是“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所在地?以前真能看到西岭雪山?

原来这句诗只是诗人的浪漫手法,两处并非一个地点。倒听来一些以前不知道的典故,当年诸葛亮出使东吴,就是乘坐“万里号”在锦江出发,蜀帝为他饯行,所在地就是现在的老南门大桥,难怪那儿有一个船形的建筑物上刻“万里号”。解放前的锦江水运业还十分发达,成都的商人们,经常坐船直达南京,也是在南门出发。现在,只剩下废弃的码头和岸边的“万里号”小吃楼了,连号称老南门大桥的,也是高架双层行驶的现代桥梁了。

时代终究是变了。迷恋旧的时代么?是的,因为沉淀下来的是精华。

就像那树叶,生长时你是感觉不到的,直到有一天你走出去,它摇曳着,旋转着,在你脚边翻个身……你才发现,这片树叶多美啊。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