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至真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于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
——《老子今注今译》第八十一章

仓廪实而知礼仪?这恰恰说明礼仪只是美丽而冷漠的羽毛,人性面皮的修饰而已。

譬如《桂河大桥》中两种方式截然不同的对抗:被俘的英国军官尼柯逊一本正经、派头十足地拿出《日内瓦公约》要求得到军官对待,日本军官斋藤的回敬则是一记结实的耳光——多么的讽刺啊——然后说:“知道武士道吗!战败者应该自杀谢罪!”

斋藤愈是欺凌无度,尼柯逊就愈是庄严自律,表面上看来英国人绅士风度十足,可谓“你愈不尊重我,我愈要尊重你。”不过得加上:“这就愈加显示了我对你的高贵不凡。”这种行为的实质,就是尼柯逊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要让日本人知道所谓的高等民族是怎样的,让日本人知道他们就是低劣的民族。照应上面的句子,就是“老子给你摆礼仪目的就是让你晓得老子的仓廪更实”。对英国士兵同胞,尼柯逊是不会摆礼仪的,尼柯逊苦苦抗争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到比英国士兵更高等的待遇:英国军官不做苦力(在这里禁不住想起了中国成语中的“身先士卒”,在英国贵族眼里,这无疑是耻辱)。

同样的赢家的快感,同样的虚荣心的无限膨胀,就是这两个来自东西半球的人在这次对抗中共同分享的感受。所谓的礼仪和蛮横,仅仅是人性面皮的修饰。有句话说得好,“文明是对野蛮的镇压”。这其中“镇压”一词用的最妙,再说透一点就是“文明是对野蛮的野蛮镇压”。读世界史,最最触目惊心的就是“黄金和血”,何谓文明,何谓野蛮?只有征服,和血泪。

重读老子的篇章,剥开了所有华丽的外纱,还给我们人性最深层的质朴。阿谀、滑头、浮躁、私欲,皆离圣者远行,这境界用老子的话说就是:“至虚极,守静笃”。

几个月来,我所在的部门分崩离析,各位高层为权力明争暗斗,较量只能用回合制形容,目前本方领导暂时“扫六合以平天下”。这种局面,我感到非常痛心,去年七月大家一起登山,那么艰难的道路都走过,这样的大道上还摔跟头?也许我太年轻,太天真,像同事说的是新新人类,是小孩子,但我会将这种天真保持到中年、老年,不敢说追求人性的至真至善,只因心里相信“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与其浪费时间在无为的争斗上,不如努力地完善自身的能力,看似柔弱,实则强大:人之道,为而不争。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