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与感知

近来我在思考(说思考多多少少有点夸张了,其充量就是些想法吧)一些社会现象,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信息以光速传播的时代。

无论在哪个年代,名声就意味着地位和财富;在千百年前,那还靠着点狼烟、传驿站的年代,也只有敌国来犯或皇帝贵族下令,信息传递才能享受到高速通道,才能较大面积传递。那时候,一个平头老百姓,是上不了烽火台的,是玩不起千里马的,一遇到战乱,也就是老杜写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了。信息传递之不便利,可见一斑。

那时候一个平头老百姓,要想“一朝出名天下知”,得看看前半句——“十年寒窗无人问”——老老实实在家做学问吧!学问做大了,金榜题名,天子门生,万人景仰。

而在今天,咱们平民老百姓也有了电话,有了电视,有了网络即时通,世界角落里放个P,只要人家愿意让我听,我就听得着。温家宝同志发话面积虽然要大一点,但速度并不比咱快——而且现在早已不是背语录的时代,领导发话,咱不看你也管不着:所以那个受众面积呀,是肯定赶不上李宇春这些的。

扯了这么多,只是个铺垫。整理一下呢就是,出名总是件好事儿,如今出名的条件之一,名声传播方式和速度,是越来越贴近平头老百姓了;咱们平头老百姓呢,一句话就是:出名,越来越容易了!

既然出名是件好事,出名又这么容易,那何乐而不为呢?剩下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出什么名”了。

几个月前跟一个高中同学在大街上偶然相遇,此人在做生意,已经成为绝对的投机钻营高级份子,讲起他哪个哪个熟人卖假药被抓之类的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当即表达了震惊和不屑,我那个同学就说:像我这样才能够生存下去,你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多么的浮躁?像你这样的人,注定只有孤独,我觉得,我只是在社会上挣扎着求生存。

他的话说得很对,现在的中国,文化已经毁灭了。在战争的岁月过去之后,人文的风流被压抑的专横冰封千尺,压抑人性的民族注定会再次沉沦。我们地位很高?我们抬起头了?问问自己有没有底气在没有国家名号的香港人、台湾人面前抬起头再说吧!等“大佬”这个词不让我们第一眼就想到香港人、台湾人再说吧。

我曾经对我的导师兼朋友说:没有人继承我们的文化,没有人反思我们的过去,没有人痛心我们的现在。我说现在已经没有愿意为理想献身的人了,导师说,你如果想为了理想献身,可能就会让你无法生存下去。

我很理解这位同学,他的眼神也说明了一切;我虽然孤独,但我却感到很幸福:能靠自己的能力把握命运,不让社会把自己逼到生存抉择、扭曲个性的悬崖上去。

我是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遇到弱者,虽然我很同情,但从内心深处说来,我并不同情他们,我的心追随历史的车轮,时刻提醒自己要生存,就要做强者,坚强、自信,无所畏惧;我很想秉承“士”的精神,但我更欣赏巴顿那样的张扬,给弱者一记耳光;而不是中华民族传统的“谦让、内敛”——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给我的烙印吧。

张扬而浮躁的国人,为了名望与财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放个P,如果你爱听,我就要放得响;如果你不爱听,我就要放得更响,爱还是恨,捧还是贬,只要能激起大众的emotion,反正生理学上都是肾上腺素强烈分泌,我又何苦在乎大众是什么表情。

在这些人的理论中,有句强大的名言作支撑:存在即合理。这句话实在太牛B了,不是说它像E=mc^2那样能衡量氢弹原子弹的威力,而是因为你要驳倒这句话,比证明E!=mc^2还难。存在不合理?不合谁的理?不合你的理?那合我的理呢?这是一个逻辑或运算,只要有一个为true,结果就不会为false,因为false的家伙,没有“理”更没有“力”来消灭这个存在,没有人的力量能大过“存在”!所以它是“合理”的!

我是一个有多年OO经验的程序员,写代码做系统,思考着这个问题时突然在OO上找到了钥匙。

感知,并非存在。

我们的OO,规定了有对象(Object),类(Class),实例(Instance),事件(Event)。
对象中就是类和实例。

类呢,就是对象的模板,它就像一个“类别”,规定了属性和方法,就好比“猫”这个类别规定了四条腿、长满毛、圆脑袋、长胡子,我们听见“猫”时就能想到猫的样子,见到不同的猫哪怕是土洋差异特大的,也不会费什么劲指出:它是“猫”。

实例呢,就是类的具体化,比如说这只猫那只猫,我家的大白猫你家的小黑猫。在编程中,除了静态类和抽象类,类都必须实例化才能使用它的属性和方法,比如说你要养猫,总得有一只真实的猫而不是猫这个字吧。

下一个就扯到事件了,简单说来就是,创建了类,实例化了一大堆类,一个个挤在我软件里干嘛呢,他们之间得擦出火花才行。这就是事件,可以传递对象之间的消息,使用委托,完成各项任务。

事件由对象引发,它不能脱离对象而存在。

我们的世界已经没有思想家了?有。发明OO的家伙真TMD的会思想,拍出黑客帝国那个也TMD是个天才。

社会上所有的现象,它们就是事件(Event),而非事物、对象(Object)。它们被感知,存在“过”,而我们的存在是“存在着”。

什么样是存在?羸弱的人死去了,他的身体分解,物质依然存在。

什么样是感知?疯狂的行为过后,还剩下什么?对不知情的人来说,它们不曾“存在过”,因为它们不曾被“感知过”;对知情者而言,与其说它们“存在过”,不如说它们被“感知过”。

只有物质的存在,才是永恒的存在。

合什么理?太阳存在合理不合理?这样的问题只会惹人发笑,钻牛角尖的人大概会用“光合作用”、“能量之源”来回答,但本质就是这问题没意义,对太阳来说,根本不存在人类设置的“道理”,而是自然界的“真理”。

物质的存在,是合自然界的真理的,人类对于真理,只有发现和接收的份,如果所有的规律背后都有统一的力(爱因斯坦晚年曾试图将所有作用力统一起来),那么人类对这个力,是不可战胜不可抗拒的,这就叫存在即合理。

那么Event呢?程序写坏了,到处爆发异常,这时只有try..catch了;你老婆被人奸杀了,事情已无可挽回,你说合理不合理?Event和真理不靠边,能被感知却不一定合理。

滥用“存在即合理”的人,错就在于错把感知当存在。

这种认知的姐妹:我思故我在。也是牛B哄哄的,还是牛B哄哄的尼采说的。不过它的作用也就是让大家别活的那么行尸走肉,多点思索。

只有思索,才能感知存在;只有努力地思索,才能辨识感知与存在;只有更加努力地思索,才能思索思索本身。你发现了一个真实的自我。

我思故我在。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