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吃饭,顶着淅淅沥沥的雨。风很大,让短裤、T恤的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盛夏,连绵一个月的雨,连府南河都滚起了波涛,来自九天之上的雨水,冲刷着这个全城的大马桶……

昨天下午回家时,惊见桥上一根白线伸向天空,桥上无数人兴奋地指指点点。观望良久,终于发现天边一个小黑点飘呀飘,竟是桥上一位老人放的风筝!6月的风筝,真是奇异,可见恢复水势的府南河,吊起了成都人的雅兴,对这些老人而言,生活似乎回来了。回想起在绵阳的日子,绵阳比成都好得多了,3月的涪江,一望无际碧绿的草坪,草坪上一把又一把的太阳伞,野餐布,蔚蓝的天空,五彩的风筝,节日的礼花,无忧无虑的日子……

气温恒定在20度上下,不甘心放弃T恤短裤的我屡屡感冒,公司免费领取的板兰根、蒲地兰,都被我吃了个遍,看着昏黑的天,终于意识到该换长裤了。

喜欢下雨。每次在教室里看着外面密集的雨线,感受着丝丝的凉爽,精神就非常清爽。在家里阳台上可以看到嘉陵江中一块巨石,每到这时就是通过巨石显现的部分观察涨水的高度,通常一夜之间巨石可以被水淹没,这时江水就由绿转黄,带着泡沫和漩涡,偶尔把上学路上的桥给淹掉,好在桥多,这桥淹了,还有更高处的一座桥,或者就坐两毛钱的打渔船去上学。坐船的小学生出事的不少,偷偷到江边把人家的船开出来最后开沉一船人的,更是屡屡出现。后来学校下令禁止坐船。可大家还是爱坐船,爱玩船。不过我没有正尔八经在江上摇过船,连公园里划的几次船都是左转右转,老是不向前。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了船。即使在成都这样的都市,还保留着旧时的码头,和老家的一个样,供我们回想儿时的船,停靠在码头边,一条木板一头搭在船上,一头搭在码头上,工人们挑着担子慢慢稳稳地过去,旅客们三步并两步踏过去,木板又窄又晃,行人却稳稳当当,因为这木板比起天桥,已经算很宽了。不知道外省的情况,四川这样的路特别多。独木桥、天桥、水渠,都是人修的道,没有一条道不是其窄无比,尤其是天桥,离地低则几米,高则几十米,外观颇似古罗马引水渠(有时确实拿来引水用),桥沿窄得只能容下一条脚板丫,四川的农民照样稳稳当当地走过,嗯,如果你要走天桥中间的水道,不好意思,要被人笑死,因为那是猪的专行道——牵猪的人走桥上,猪走中间避免摔下来。有一处镇上,人专行的桥从来不修围栏,专业的说法是涨水总是把桥栏冲掉,非专业的说法是涨水地龙要经过,桥栏会挡着龙的道路。后来重新修了桥,听说还是没有围栏,很多年没有回家乡的乡下了,有时候回想起小时候就已经没有码头的“大码头”,沿河的旧旧的街道,河风劲吹的黄果树,现在竟有了一种神秘仙境的感觉,尤其是在游玩了许多号称复古建筑之后,更加认为家乡的美,远远超出现代人的想象。

春夏秋的雨,隆冬的雾。不记得阳光灿烂时,只记得霞光满天红;不记得晴空明媚时,只记得星空彻夜明。未见过地平线,只见过层层峰峦;未见过大海,只在江边拾起过贝壳;未见过远古,只在黑色的鹅卵石边遥想过千万年前的海底世界……也许还会去很多地方,也许还会度过很多时光,但每当下雨时,我会想起那块雨的土地,川者,水也……水者,雨也……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