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will always walk alone

周末在家看央视新闻台,下面的滚动列表上打出:格林斯潘在回忆录中称,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确实为了石油”。当时心头微微一震。傍晚买回一本《新民周刊》,头版言论再次打上了格林斯潘的:“明明人人都知道是为了石油,但政府却不愿意承认”。

记忆终于明朗了起来:伊拉克战争爆发时,有一个曾经关系很好的朋友,狂热地游说“美国不是为了石油”,“美国是为了拯救伊拉克人民”的观点,被众人“车轮战”辗过后,跑到我这边岔岔地倾诉国人式的“阴暗”,美国式的“正义”,言之真情之切,让我也禁不住憎恨起这个风雨如晦的年代……

央视八台正热播日本电视剧《人性的证明》。我的这位朋友很像里面的相马晴美——她有过“青春,激情的年代”,有过“改变世界的梦想”,然而,“人终究是阴暗和丑恶的”,当她垂垂老时,当旁人刺耳地说出“你已经成为了一个幽灵”,“非常精彩的论文,但你已经过去了!”时,相马晴美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她烧掉了年轻时写下的《革命的展望》,纵身跳下高楼……她独单的尸体旁,只有栋居的心在呼喊:这个女人,她曾经怀着远大的理想,她的故事还没有流传开来……

04年的拉科在冠军杯被非常卑鄙地淘汰掉了,我的朋友悲伤地说:“因为人间有太多的不公平,我才把希望寄托在足球上……当足球都出现这样的不公平时,还有什么值得我寄托呢?”
他的论坛签名是一张图片,一个饱经沧桑的伊拉克老人,把一朵鲜花献给一名灰尘满面的美国军人,下面是“战士没有眼泪,人民只有鲜花”——人性,在这里就是证明,于其图,于其语,于其人……

但是,纯真的人性在格林斯潘的回忆录出来之后,应该再次被击得粉碎了吧,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了他的消息。

当年我没有想明白的地方在很多年后已经明白了:理想,是只属于一个人的,一群人的共同理想,早已被共同利益所取代,因为,只有共同的利益,能让人与人联合起来……

我的朋友,不应该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世界的一群人甚至一个政府身上,更不应该因为他们而否定自身。

你既然有理想,还需要寄托什么呢?

伟大的灵魂,注定是孤独的——忘了在哪里看到的话。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看今晚的明月,它在黑暗中,是那么的纯净孤独,却是那么的宁静自如。

突然想写下一首诗:

苍穹之上有永恒的生命
它的左眼燃烧着青春的烈火
照耀整个世界的光明
它的右眼透射出暮年的睿智
洞悉所有角落的黑暗
苍穹之下有孤独的灵魂
直到他抬头找到生命的双眼
得到永恒……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