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的教养——《精神现象学》(二)

这本黑格尔的最高代表作,不是园林景观,无法踱步其中,逐一品味;而是最古怪的森林,迷失于它的深邃,止步于错综盘节;只能偶尔拉住眼前的枝条,尝试攀援几步……所谓的高山仰止,原来就是如此?

黑格尔认为教养与知识是有层次的,个体是从”未受教养的状态”变有”有知识”,进而达到”高一级的精神”,最终目的是”绝对知识”即”真理”。

“特殊个体”与”普遍个体”:特殊个体是不完全的精神,相对其它的规定性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在高一级精神里,较为低级的存在就降低成为一种隐约不显的环节,从前是事实自身的东西现在只是一种遗迹,它的形态已经被蒙蔽起来成了一片简单的阴影。每个个体,凡是在实质上成了比较高级的精神的,都是走过这样一段历史道路的,而他穿过这段过去,就象一个人要学习一种较高深的科学而回忆他早已学过的那些准备知识的内容那样,他唤起对那些旧知识的回忆而并不引使它停留在旧知识里。这种过去的陈迹已经成了普遍精神的一批获得的财产,而普遍精神既构成着个体的实体,同时因为它显现于个体之外又构成着个体的无机自然——从普遍精神方面来看,实体赋予自己以自我意识,实体使它自己发展并在自身中反映。

[这段话叙述了普遍精神的发展过程——回首中国的教育,实际上就在培养”特殊个体”,将简单的阴影植根于实体的大脑,却没有唤起他们的”自我意识”,也就更难于达到个体的普遍化——普遍精神既构成着个体的实体,同时它又显现于个体之外构成着个体的无机自然。]
—— By Justina

科学既要描述这种形成运动的发展经过及其必然性,又要描述那种已经沉淀而为精神的环节和财产的东西所呈现的形态,目标在于使精神洞悉知识究竟是什么。

“表象”与”表象的分析”:具体存在是过渡到表象之中,所以对于特殊的精神,具体存在就成了一种熟知的东西,特殊的精神对其不再理会,因为它不去进行概念的把握。相反地,真正的知识正是把矛头指向这些表象,指向这些熟知的东西,它正是普遍精神(普遍自我的行动和思维)的兴趣。

熟知的东西之所以是不被真正知识了的东西,正是因为它是熟知的,有一种最习以为常的自欺欺人的事情,就是在认识的时候先假定某种东西是已经熟知了的,因而这样就再也不去管它了。这样的知识,既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也不能离开原地而前进一步。

对于一个表象的分析,不外是扬弃它的熟悉形式,将一个表象分析为它的原始因素就是把它还原为它的环节,这些环节至少不具有当前这个表象的形式。这种分析诚然只能分析出思想来,即,只能分析出已经的固定的和静止的规定来。但这样分解出来的、非现实的东西,是一个本质性的环节;因为只有由于具体的东西把自己分解开来成为非现实的东西,它才是自身运动着的东西。

分解活动就是知性[理解]的力量和工作,知性是一切势力中最惊人的和最伟大的,或者甚至可以说是绝对的势力。

偶然的事物本身,它离开它自己的周围而与别的东西联结着并且只在它与别的东西关联着时才是现实的事实——这样的东西能够获得一个独有的存在与独特的自由,乃表示否定物的一种无比巨大的势力,这是思维、纯粹自我的能力。

[看到这里不太明白”知性”与”精神”的异同。也许可以解释为精神为意识的活动,普遍精神是一种高级的存在,自我、世界的映射;但知性呢?似乎它是作用于具体的分解,本质的认知?”偶然的事物本身”对于惯于OO思想的人,非常容易把它与abstract class 联系起来,在OO中,程序员就需要抽象具体的东西形成 abstract class,它没有instance,独立以概念的形式存在,也有独特的自由——与它的具体联结着时就成为现实的事实。如果说结构化编程是一种严谨的数学,那OO就是抽象的普遍精神,需要强大的知性进行感悟!在
Agile Software Development 中 Uncle Bob也提及了伟大的知性及隐喻(metaphore),亚里士多德也认为天才的特点就是 thinking metaphorically。另外我还想到了苏格拉底的几次辩论,本质上,苏格拉底是利用了表象的蒙蔽性引导人们进行知性的分析,从而探求真理的本质。事实证明,真理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圆画的越大,它所接触未知的东西就越多!苏格拉底说,”人应该追求追求知识与美德”——因为知识与美德是无穷无尽的,两千年前的哲人啊,仰止……]

精神只当它在绝对的支离破碎中能保全其自身时才赢得它的真实性。

[这句话很震憾,也许,这就是自我毁灭的潜意识根源。]

精神是这样的力量,不是因为它作为肯定的东西对否定的东西根本不加理睬,相反,精神所以是这种力量,乃是因为它敢于面对面地正视否定的东西并停留在那里。精神在否定的东西那里停留,这就是一种魔力,这种魔力把否定的东西转化为存在。

[继续震憾,因为精神也因为语言!]

“精神的扬弃”:思维的规定是以自我、否定物的力量或纯粹现实为实体和它们的存在因素;感性的规定则只以全无力量的抽象的直接性或存在自身为其实体。思维要变成流动的,必须对它自己的纯粹确定性进行自身抽象——确定性的这种自身抽象,不是自由舍弃和抛弃,而是对它的自身建立中所含的固定性的扬弃。通过这样的运动,纯粹的思想就变成概念,而纯粹思想这才真正是纯粹思想、自身运动、圆圈,这才是它们的实体,这才是精神本质性。

[这就是关于个体的教养,对照看看自己是第几种层次——很庆幸,自己这个个体自发地来到了普遍精神状态。]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