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月亮

取这个标题其实是迎合那些喜欢这样给我打标签的人,写这篇日志本来应该好早,但今天才动手,因为我太忙,今年整整一年我都很忙,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人一旦编起程来,只剩下额前叶在处理其它问题。

一个真正的程序员,他的世界总是充满了思考与探索,他的职业需要他有这样的能力,从模糊的表象开始追寻深层的本质,以便于去灵巧地串通功能与构件;他从代码中发现艺术,他在结构中感悟到美。他回望真实的世界,他发现bad smell,一刹那似乎他重构了这个世界的万物。

马克思所提及的工人阶级先进性在这里展露无疑。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全球最大的生产线是在程序员们的指尖与键盘的敲击,眼睛与屏幕的凝视之下。软件已经代替无数的人力与物力,进入了生产的主力泵。程序员是地地道道的工人阶级,在这个新的Modern Times拧着新的镙丝钉:变量,方法,接口,类,事件……

我希望我能有生花的妙笔,一页一页地写下我读到的这个时代。

战争的本质就是资源的开放与掠夺。如今不时兴运黑奴去美洲了,人家把种植园建到你家门口。想当初,黑奴贩子背负着非人道罪名搞资本主义新农村,想当初,北方佬架着长枪大炮搞帝国主义现代企业,不得不叹服伟大的祖国的社会主义力量啊。

八国联军没有给我们留下《最后一课》的回忆,小日本沦陷东北N年也没灭掉后来的“普通”话。结果一个开放让我们扔了俄语学英语,学了英语学日语,生怕自己被抛弃。

96年GOF写下了著名的《设计模式》,那一年我们刚刚接触类似电脑键盘的学习机。这个国家和这一代人一样,起跑时就已经输了。于是我们用了DOS用Win98,用了Win98用WinXP、Vista;学了C语言又学C++,学了C++又学C#,然后听人家说D#,据说现在F#也被国内同行实践了;从Spring到Hibernate,从Enterprise Library到MSF;终于在Ruby on Rails时我们与全球程序员同步了;我们先抄Yahoo,再抄Google,然后抄Youtube、抄FaceBook、抄MySpace……抄不了的,我们就盗。

我们跟着走,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不是在做技术,我们只是以最快的速度为国外的顶尖厂商的最新产品作免费的推销,以参加人家的产品推广会(名曰技术交流会)为荣,然后他们会颁发给你MVP(the most valuable professional)……

可以这么说,只要你是一个IT从业人员,你就是借了那外国月亮的光,否则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你吃喝拉撒的地方。

我们始终在追,在赶,直到我们的眼睛不再清澈,我们的膝盖不再柔软。发明和创造离我们已经很遥远了,于是我们只好努力地去运用、变通,就像他们曾经把我们的指南针变成罗盘一样。

情绪与争执都是徒劳的,我不是精英,也不是FQ,作为这个时代的工人阶级的一员努力地劳作是我沉默的回答。

你的高度,决定了你看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我曾经在一家并不出名的美资企业里工作,但现在回想起来,有两件事让我吃惊。

第一件事是它作为3C领域的电子商务零售商,居然收集了几乎中国所有行业的研究报告。其中就有中国牛奶产业的报告;那份报告使用两个章节提及了国产牛奶的质量问题。然后,中国的民众在国家一级安全事故启动之后,才得知了这一消息。

第二件事是它对国人“讲朋友,讲义气”这一价值观的彻底否定。这家企业的特点是从上到下非常透明,采用扁平化的组织结构,你也可以写邮件公开批评集团CEO,然后CC给所有员工。只要你的职级是你这个职位的最高,那么你不需要在你的工作范围内请求任何人的决策。它明确告诉员工:禁止回答任何与你职位无关的工作问题,交给该岗位的员工处理。它的文化似乎与传统的东方文化严重冲突,但它被一群而且是一大群中国年轻人很好的执行了,而且,这群人组成了极其高效的团队,生产出了企业招牌的高效的系统。

凤凰出版社出版过一系列书籍,序言都是“中国曾遗忘过世界,但世界却从未遗忘过中国。”

当一大群王八摇晃着头说着“老外不懂得东方文化”时,请回头看一看,东方的年轻人有几个还在您的庄园呢?人情世故早已成为大批年轻人逃离政府部门、国企以及事业单位的动机。把腐臭的陋习当作文化是你们愚昧的童年的回光返照,你们是暴发户的一代以及非主流脑残体一代的制造机,是这个民族灿烂的文明的污点!不知道摇头晃脑的老人家退休后痔疮族如何充当国家机器和经济生产的主力军?毫不夸张的说,你们所奏响的这个国家经济的主题曲叫《吃剩饭》,没有温和的国际关系和死硬的保护壁垒,一些产业将饿死街头(已经出现了),一些产业将被撞的沉入海底两万里民众还会拍手称快(还未出现);而在今年王八们已经初具规模地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商场现形记》。

这并不另类,在这个行业,持有这种想法的人太多太多。成为独立特行的人,早是众多程序员的座右铭,看看有个同行给新人的建议吧:

想要别人招你至少要作到这样:

具有极强的表现欲,
认为作软件是艺术家应该从事的工作.
与我合作的人只需要坐在那里看我工作,
并赞美我就可以了
疯狂的工作态度
对真理病态痴迷
从不关心表面现象。

借着这个月色,在黑夜中让我们看清了眼前的道路;行走着……等待着破晓……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