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 II

我在人行道上来回的踱着,只听见耳边呼啸而去的汽车声,眼神却不知应落向何处。

她应该从哪个方向过来呢?

右手边远远地走来一位长发美女,应该是她吧!我一跛一跛地迎上去,努力控制着腹腔内翻起的热忱。她的表情没有变化,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了,我停下来回头望,她没有回头。

我认错人了?那么,她是否也会认错我呢?从最后一次见面,也已经过了整整四个年头了。

去年的最后一天,她给了我电话。

“我结婚了……”

“什么?都没有通知我?”

“很紧急的,因为婆婆病危了,家里人都催着马上办了更好,但是我们没有请客。”

“是这样啊……”

“你来我家里玩吧,不过,条件不是很好哦。”

“我一定来。”

从左手边走来一对男女,似乎也不是。我在想象她丈夫的样子,他是很朴实的人,所以,她才会结婚的。

她出现了,岚,在我略略平静的时候。尽管我是如此的期待,她的出现还是那么的自然,毫不突兀,就像我小时候趴在漆黑的阳台上等待着日出,但我总是抓不住霞光那温柔的明度变化,朝阳总是那么宁静地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哦,温柔、宁静……就是她的感觉。

她带着微笑,就像我们从未分别过。

她带着我爬上她们的宿舍楼,我跛的有点厉害,不过她没有问为什么,不紧不慢地告诉我关于她的近况,为什么结婚,工作怎样,老公怎样,等等。她太了解我了,知道我不喜欢唠叨一些琐事。我告诉她,我的外公去年去世了,起因只是一个普通的感冒。她叹了一声,说老年人就是这样。不过我们都显得很坦然,比起生命的轮回,人的情感是多么的渺小。

她的家是一间普通的员工宿舍单间,老公(黄哥)正在楼层公用的厨房里忙里忙外。去见了他,果然是一个很朴实的人,见了我就说:“实在是抱歉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抱歉。

回到屋里我按了电视开关,没有反应。她告诉我电视坏了,因为有一只蟑螂爬进去,引起了短路,还没来得及修好。我们大笑了起来,她很开心,从前她从未害怕过生活,现在她更是享受着一切。

“我们不会做什么菜。”她笑着说。

“那么,就学啊。我现在也懒的在家里做,太麻烦了,煮面都是去超市直接买下饭菜直接倒碗里拌着吃。”

“你家里有没有催你结婚?”

“这两年,已经催到没有力气再催啦。”

她笑得直不起腰了,说,“我们那个车间主任,挺有钱的,30多岁也一样没有结婚呢。”

黄哥把菜摆上了餐桌,我们慢慢地吃着,聊着。我告诉她,我准备把精力放到阅读哲学书籍上,从古希腊读起。她问,为什么呢?我说,我喜欢。

“以后你们就是上下铺了。”

她父亲拉着她的手,带着慈爱的笑容,对我说道。

我真不敢相信,这句话飘过我的耳边,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