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氏思维印象(一)

s1768849在写《蒂迈欧篇的思维体系》时,我在草稿纸上画了一段不断扩大上升的螺旋圈作为人类精神演化的模型。很明显,我绘制这个模型时找对了研究对象——柏拉图诸人的思维体系几乎可以代表人类的极限。

轮回稳定依然可以解释克氏《爱的觉醒》中的思考方式。因为克氏的建议——这个建议事实上一直是我在实践的——就是,一部分融于规则之中,另一部分超出规则之外——我现在既要解释克氏的想法,又要超出克氏的想法,而最终这两者会达到矛盾的统一,它的边界是人与自然的边界,精神与物质的边界。

克氏哲学的中心思想是静谧。如何去静谧?感知自然的法则,感知宇宙的和谐,自我运动与自然运动融为一体,从而达到意识与自然的共鸣与和谐。从本质上来说,这与道家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体系完全一致,只是,道家并没有与时俱进地为当代的青年解答具体的问题从而跟不上时代。

克氏哲学如何传达这种静谧?首先有一个已经达到静谧的主体:克氏本人;然后,克氏从自然界抽象出静谧的象征,以语言的方式传达到未静谧的客体,客体感知,既而受到感召,从而得到心灵上的放松。

“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其实这样的静谧是我们可以在一些时候觉察到的,只是心灵和双眼被蒙尘。

接下来分析克氏的放下和超脱——达到绝对的自由

前面说了,这是对立统一的精神体。现在就慢慢来说。

以我的思维方式表达出克氏的“放下一切”,其实质就是,精神的主体在运动的过程中,必然创造出一条运动的轨迹,随后,精神为这个轨迹抽象出规则并渐渐局限于这个模式,最终干扰了精神自身去运动的意愿

在这个时刻,克氏要求“放下”此前的运动规则重新作为宇宙运动的一个微粒,去和自然一起运动,在无意识中去意识,唯一限制意识流向的是已死的上帝,唯一终止精神运动意愿的是承载精神的生命体。从而得到解脱,甚至超脱。

从整个人类的思维史上来说,我们接受科学原理、哲学观点、政治观念,这就是一条条的精神的运动规则。我们的精神轨迹被固化,追寻一条更优美合理的轨迹,事实上也是整个宇宙时间的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的片段,一个有限的时间段内并可能在或长或短的未来被证明为不优美不合理的,这对于可以思维的运动本身,是一个囚笼。我们只有看清这点,才明白绝对的自由在何处

绝对的自由,就是把自己当作人类初生,一切只是一张白纸,我们可以自由地绘制,自由地奔跑。

绝对的自由,就仿佛在生命的诞生,单细胞动物可以发展为多细胞动物或者可以去做一个厌氧有机物。

绝对的自由,就仿佛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把一切当作还未展开,把一切当作新的东西。

现在回到我在上面提到过的上升螺旋圈。从古代社会起,是一个小的圈,那时候,人类所认知的东西还很少。随着不断的积累,这个螺旋圈在不断的扩大,一方面,是已知,另一方面,就是超越。我们只有让精神运动到圆圈的外部,再圆滑地接上螺旋顶部的端点,才能扩展这个螺旋的半径继续向上运动。几何上来说,它是一个不断的平滑的切点,这就是整个人类的精神运动史曲线

克氏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越过圆圈的圆周线——就像垂直方向的加速脱离万有引力一样。这是精神运动的矛盾,精神会被已知精神的力所影响,又要被自然运动的力所诱惑。而精神的统一,是所有的已精神最终的附着点都是自然运动。物体的能量,足以让卫星脱离大气层,绕着地球做圆周运动,月球卫星也有了,但要注意,这些能量来自于地球之外的太阳。

太阳系内部的能量,足以让一个物体产生足够快的速度,从而逃离太阳系吗?这是个有趣的问题。那么接下来要问:

一个人内部的能量,足以让精神有足够快的速度,脱离人本身吗?

好像,克氏的哲学论点,在精神超越所有外界的精神,继续运动的轨迹,就是会达到这个目标呢!

最后,谈谈克氏思维体系的支撑点。说到这里,回归现实和通俗一点。

轮回:克氏在谈论到政治时,却回避了圆周的超越运动。他使用轮回的观点解释了青年的热情。事实上,在整个政治体系,这依然是一条不断超越的曲线,这是体制的超越,它的驱动力是生产体系,资源分配体系。所以,青年们,在生产力未有提高,生产关系没有重建的情况下,任何善的热情都只是轮回。因为,你没有超越规则,只是在同一规则下玩第二次游戏。这个体系的本质是围绕着生产的游戏,以及如何让游戏的每个角色尽量少的受到欺负。克氏回避更深入地看待问题。

稳定:柏拉图、克氏的思维基础是从稳定出发。找出已知的世界最能表达稳定的象征,以此为基础来建立哲学体系——虽然目前哲学的书读得不太系统,但我几乎可以这样断定:任何一种哲学或科学,都是以找出稳定和不分可割,从而以此为基础建立体系。柏拉图以后专门进行讲解,现在讲讲克氏的稳定。

克氏的稳定是三维的宇宙运动。认知到宇宙运动体系的不可改变的稳定,从而达成哲学的基础框架。在谈话的中期(目前我看到第135页),克氏在这个体系中加入了第四维:时间——时间稳定的运动流逝

克氏就是在这稳定四维的基础上,告诫众生,跟随宇宙的脚步,心随自然去运动,让宇宙中最稳定的东西支配自己,从而得到心灵上的静谧。与宇宙的运动频率同步,我们才能真正地运动精神意识。这就好像,必须先放松肌肉,才能爆发出力量。

所以,尽管克氏的思维超脱了哲学、科学和宗教,但是,他依然没有摆脱思维本身,没有摆脱思维本身所附着的东西,但,他将他的思维附着到了无限的宇宙。如果要超脱这种思维模式,我们不妨,找出宇宙中那些不稳定的东西

由面及点不合时宜地插播克氏一个观点:纯然的观察。纯然,这个词和柏拉图所提出的“必然”是对立的,柏拉图的必然意指有意识的,故意的,与之对应的是理型。纯然则可以从必然的对立面去理解,但与想型不同。这个观点和“不确定原则”不谋而合。纯然的观察,就是意指不影响、不改变被观察体,以最静谧的态度去观察——以达到心灵可确定。这才可谓是,这才可谓是爱的觉醒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