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箔时代(一)散落的碎片

构思这个题目已经很久了,却一直无从下笔。在上午纷乱的客户会议中开小差写下了引子,结果中途被迫加入“论战”,赶紧勿勿关闭了窗口。中午和几位高人一起吃饭,又被“小洗脑”一把,驱散了午觉,于是重新开始上午的引子。

引子:岳飞是怎么死的?

这是别人问我的,而且还是反问,下半句是:“真的是被秦桧害死的?”。画外音自不用说。其实经同旁人的这些类比也不是一天两天,前些个月同事让我看两篇文章,一是《纪晓岚的绩效评估》,二是《和坤的绩效评估》,看了后我说:嘿,这个纪晓岚不就是我嘛。她说:就是你……

几天后老爸又把这个“岳飞是怎么死的”完整地分析了一下,补充了一些历史资料再加“陈桥兵变”论证宋王朝本来自身就是参考。我也加叙了“黄袍加身”这一个典故,满脑子想的是凤凰卫视十多年前一个赵匡(五笔真不知道怎么打)和李煜的戏说,在那个戏说中,身为皇帝的李煜曾经赏了身为叫花子的赵匡一碗饭吃,哈哈。以及那个“宫廷宝娥鱼贯列”的片首曲,堪称本人听过的最“奢华”的片头曲。说着说着就冒出了一个念头:

当时代的中国人,依然没有摆脱长达几千年封建君臣关系的为人处世规则。

而这些规则,在经历时间的风雨之后,如碎片般散落在我们的世界,它不是甲骨文,因为甲骨文已经饱经风霜到只能作为一种文明符号,而这些碎片,还能刺入我们的思维肌肤。可是,甲骨文所曾经承载过的规则的失落,却未对后世的文明发展产生任何的影响。

所以,就有了“锡箔时代”的题目——我们的时代,仍是一种金属继续腐蚀的过程,也许是最后的过程,也许仍只是最后的之前。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