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黑格尔》(一)

17世纪末,正是当今天朝荧幕大势演播的那个清朝戏说年代,欧洲却正在进行着最激烈的思想革命。历史是惊人的轮回,这一幕幕的认知演化,和当代中国的激进青年迷茫的思路何其相似;尽管我们是号称“高举(进化两百年)马列主义的无产阶级”,其实质是极度无知和落后(很悲惨的是无知与落后就是我现阶段主要关心和解决的问题),如果欧美青年从小就受过他们的历史学术教育,那我不得不甘拜下风。诚然过去的我深信,人有“知道”和“不知道”的区别,“不知道”只要“知道”了,就会成为“知道”;但现在我得承认,有些知识,并不是人人在“知道”后都能够“理解”并“运用”的。因Great Fire Wall屏蔽了我最严肃的那个博客,这些P文只好委身于一大堆Code之中了。

自我意识的觉醒

无论在哪个年代,这个词无疑是最具震慑力量的。它击碎了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古老的希腊城邦,也击碎了向主虔诚的中世纪教会极权。人作为人,对上帝与自然的疑问,在每个时代都需要被重新解答,它超越一切学术与政治的范畴,作为人之所以不同于万物的最根本的原始的意识被唤醒,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自我意识的觉醒。当今最被广泛接受的自我意识,也是易中天的“人的确定”所讲的,生命是一种表现,一个意图的实现,并去确认这种意图和理念的实现,即赫德尔所代表的表现主义理论。对表现主义来说,当自我既明确他的意图又实现了他的意图时,生命即得到了圆满。这一观念的提出,矛头直指神学宗教所宣扬的彼岸理念秩序,因它直接从自身出发规定自身的实现。托马斯泰勒在《黑格尔》中写道,“这是为18世纪末革命奠定基础的关键理念之一。但是它还远远不止如此;它是从那以后成长起来的文明的根本理念之一。在不同形式里,它是改变了当今世界的重要观念力量之一。”

表现的范式及语言学

一旦表现主义被人所接受,人将创造自己独特的表现范示,在这里,最重要的形式就是语言与艺术。当然,作为两千年来从未被超越的亚里士多德,早就为欧洲人指出:艺术主要被理解为对现实的模仿或模写。于是新的观点将人的生命形式转向了艺术表现及理论,以及重心从逻辑学(理性的语言)转向了诗学(诗意的语言)。赫德尔在1772年的论文《论语言的起源》作出了人类对对象绘出符号的阐述,但是这些符号之间是怎么关联起来并成为整个对象世界的表述呢?赫德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语言的关联却确定了一个事实,即人首先有一个对事物的明确把握,再有了针对此物的具有意义的一组符号,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意识形式渐渐形成了,因为,它不仅仅描述了这个世界,并且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描述样式。赫德尔把那个“明确把握”,称之为“反思”。到此,赫德尔最伟大的基本理念之一被提出了:如果人是一个表现范畴之下的得到理解的存在,假如人的本质特点是意识的某个确定形式,即反思,那么它唯有在语言中,然后在思想中,这种反思才能被实现,人的意识活动是通过语言作为中介而实现的,并且各个民族的自然语言也表现了各个独一无二的特殊意识方式。

艺术、情感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性

回到表现主义者的艺术范畴,它是与情感高度联系的,以及,自然的欲望和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渴望。赫德尔写道:“看看自然的全体,领悟造物主的伟大相似物。每一事物都感悟到了它自身、它的相似之点,生命与生命息息相关。”因此,与自然高度和谐的古希腊被大势宣扬,与其说是自然的和谐,还不如说是秩序的统一。表现主义提出的另一个观点是,自由,那种摆脱国家和宗教权威所控制的,自我主体所规定的主体独立性,是人生的重要价值,纵使不是核心价值。表现主义在乎生命的最终圆满,反对理性与情感、思想与意义的分离,它要求统一、要求自由、要求与人相融合、要求与自然相融合,它造就了生命熊熊燃烧的渴望。

动机矛盾与道德自由

与自然的一统导致了一个根本的矛盾:如果人只是一个对象化的自然,那么,他的动机将像其它所有自然现象的因果关系中得到解释和推论,但是,一个受自己欲望驱动的人可以受外界的推论作出“必然的”行动吗?此外,道德自由这一更加激进的观点也无法被接受。在这两个极端的矛盾中,诞生了哲学家中的巨人,康德,他开创了至今未被终结的新纪元。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