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精神现象学》(三)

整个哲学体系,是将对整个世界的认知反思之后的全集。于是,它必然是随着每一次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有较大发展之后,才会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梯。但首先我得说清,这段描述是基于黑格尔思辨主义的哲学体系作出的,坦白地说,就我所了解的哲学知识而言,思辨哲学是我最感兴趣的,在那之前或之后的各个流派,暂不在我目前的探索范围之内。

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在一次谈话(见《蒂迈欧篇》)中绘制出了整个宇宙的模型。在他的体系中,宇宙由有限的几种元素组成;在古老的中国或印度宗教或哲学中,也能够找到类似的说法;而随着中世纪直至近代一系列工具的发展,人类揭开了行星与原子的奥秘。

在这里我们可以作一个有趣的假想:在远古时期,石块也许代表着神秘的寓意,直到人们找到可以将它分割开的、更坚固的工具。所以,人类从石器时代到了铁器时代,再到青铜时代,最稳定的黄金成为货币本位,而硬度最高的物质:钻石,在当代依然拥有迷幻的魅力。

人类的潜意识在追寻着这个世界的稳定与本原,如果用思辨哲学的话语来描述,这是一个借他物寻找自身存在的意识活动。

当望远镜和显微镜打开了人类新的视线之后,意识已不再满足于固有的认知。科学家们一次又一次地轰击原子,寻找最小微粒;与此同时,空间站的射电望远镜也尽可能地将触角伸向宇宙的深处。

黑格尔的哲学就诞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机械运动与原子分割的时代,在那时,红移的奥妙还没有被发现,光的波粒二象性也未被提出。以任何一种后世更为进步的科学观点来评判这样一种创世纪的思考,这是不公平的,也是对智慧本身的嘲笑。另外,对于任何一个未掌握当时时代所有最先进自然科学的后世者,来阅读黑格尔的哲学体系,那么他非但不能理解黑格尔究竟在阐述些什么,并且还会非常臆想地联系当代人的著作以进行歪曲地评判。

黑格尔提出了一条非常重要的观点:思维是一种存在

对后世来说,我们从小就接受并默认了“唯心”、“唯物”的分类并对“唯心”加以唾弃。在唯物主义思想中,只有物质才能作为一种存在,精神将随着物质的消亡而消失。但随着人的成长,问题将越来越多:自我是什么?自我与他物的区分在哪里?自我的存在性以何为确证?

要我们接受思维即存在这一理论并不难,我们可以看看关于“光”:

在古代希腊,学者们认为宇宙中充满了一种叫“以太”的物质,光通过以太这种介质进行传输,而后世发现,宇宙其实为真空,那么,光究竟依靠什么介质进行传输,成了一个长久争执的问题。最后当“光即是一种物质”的“答案”揭晓以后,以太论成为了历史。

思维依靠什么而存在?黑格尔给出的:“思维即是一种存在!”无疑是相当震撼的答案!它直接揭示了人类的思维活动,乃是宇宙万事万物中所有运动发展的一部分,在此,人类永不独行。

由于当时的科学总体是建立在机械力学与原子论上,所以,黑格尔的“思维这一物质的运动规律”也不可避免地带有时代局限性了。

但我之所以不认为黑格尔的辩证法与更久远的古代中国易经有先进性的争论,是正是因为,黑格尔的辩证法建立在近代科学基础而不是简单的自然现象之上。我更愿意用一句科学史上公认的话来结束这种无意义的争论:科学的历史告诉我们:非常接近真理和真正懂得它的意义是两回事。每一个重要的理论都被它的发现者之前的人说过

黑格尔辩证法对立一统的基础阐述,我们可以在《精神现象学》中找到。在书中,黑格尔举出了正电与负电的产生与湮灭作为分离、合并的例子。这是一种非常微观、精确的科学认知,它让辩证法的作为理论同“水火湮灭”的宏观现象导致的神秘主义中精确化出来了。正是因为此例,黑格尔发展出了对立一统,奠定了整个世界异同的基调;而相比“回到自身”这一明显圆周运动的认知法则,就显得有些对机械力学的牵强附会了。

力与运动,是黑格尔为意识奠定的基调,同时,他将发展的概念引入到意识之中,作为意识在时间维度上的演进轨迹。黑格尔的意识三层次为:

感性确定性(Sense-Certainty)

作为最低层次的意识,用于确认个体和特殊性。黑格尔举出的例子是,“这个夜晚”,当这个句子写下来时,“这个夜晚”也许已经过去了——其实我已经作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前句的“这个句子写下来时”,其实我已经在写一个新的句子了,对吧?这就是感性确定性所“意谓”(Meaning)的“这一个”(This)。

知觉(Perception)

知觉超越了感性确定性,它将去确定一种更为抽象的“普遍性”。在这抽象的过程中,知觉将事物分解成为许多的属性,弄清哪些是共有的、本质的,哪些是独立的、特殊的,最后将那些本质环节与统一的关系完成之后,“事物”在知觉中的认知就算形成了。知觉在这里遇到的难题是:错觉。当一个知觉所认知的那个“本质”在另一个知觉中并非为“本质”,于是它将被扬弃,“事物”一次次地在知觉中进行重建,在此,知觉终于意识到“事物”是在自身中形成。

知性(Understanding)

发展到知性的意识阶段,事物已不需像在“知觉”的认知过程中那样通过分解扬弃去构建;因为知性已经意识到,事物是由各个不同的对立面一统而成。这些不同的对立面拥有质点般的运动和发展,矛盾和统一,它们的运动规律为“力的规律”,或者说,“力只是运动规律的客观化”。这就是黑格尔提出的意识的最终形态:矛盾一统地认知整个世界的万物。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