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箔时代(五)卖菜老人

第一次看见她,是从菜市场门口买了满满的菜出来。晚七点后,菜市场外就聚集着周围乡下的菜农们,像仪仗队般排列在大门两旁。我们这里或是因为偏远,城管也是很纯朴的。据同事说上次他亲耳听见城管下车对大伙说:“不收你们的钱,你们就摆好看一点可以不!”

所以,我家附近的小商小贩们只管着欢天喜地如火如荼地开展夜市行动了,从馒头水果到花草服装盗版碟,什么都有。

在这群热闹的人中,她总是端端正正地站在自己的三轮旁边,满脸皱纹,失明的右眼窝凹陷的,显得非常的沧桑,也显得非常的严肃。三轮里放着几个大塑料袋子,每个袋子里装着菜。她什么也不说,待我走近时,她才热切地望着我,顺着我的眼神用手抚了一下菜,说着,“黄瓜”,“青菜”。

第一次我只是随口问了价,因为我想比较一下和菜市内的差价。她说,“青菜一元五”,我撇了一下嘴,“一元五?都和里面一个价了!”她急了,拿着一把青菜放在我脸前,大声说:“干干的青菜呀,一点水也没洒的青菜呀!”

我还是走了,觉得她挺凶的。回家后一想,干的青菜和洒水的青菜,同价格应该会便宜很多的噢。

又过了两个月,一次偶然,我又来到了她的三轮旁边。这次我想买一些胡萝卜。称好,三元,她先是找前一个人的钱,然后收了我五元,找了我三元。我说:“你应该找我两元。”她顿了一下,然后一下子笑了,对我说:“对的,老师是称的三元哩。”和善和感激的笑容瞬间让我觉得有些窘迫。

然后我就记住了她。她不会像其它小贩那样,她报一个价格,坚决不让步,并且很倔强。

前天我又去买菜,那种巴掌长的红皮萝卜是我没吃过的,菜市价格是一元一斤。出来后又看见了她,并且也有这种萝卜卖。我上前问价,她说,一元五两斤。她问我是不是称三斤,只收我两元?我说,可以。称好后她把口袋往我手上一放,挥了一下右手,大声地说:“三斤只卖两元,老师很划算的!”我只好啊哈哈哈。

她总是这样,不说话时很严肃,一说起话来,声音响亮,威严且自信,感到委屈时让人退却,喜悦的时候让人深深感染。我感受不到她是一位老人,也感受不到她是一位农民,她与我没有什么不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真诚”。

她的年纪,大约八十岁上下,在共和国成立的时候,我估计也是我这样的年纪,已经有着成型的思维。她经历过的,比我多,挫折过的,也比我多,承受过的和承受着的,更是远比我多。

于是,我心里生出了深深的敬畏。

我敬畏坚持自己价值的人,即使它的表现形式是“青菜价”,因为这价值不掺水份——嘎,居然扣了隐喻,可见汉语是很有群众智慧的;换句话说,尊重一个人对价值和底线的坚持,并不是因为某种固有观念的正误,而是尊重他付出的心血。

我敬畏平淡的人,世事无常,沧桑变化,万世众生,困顿迷茫。平淡是一种选择,选择因为力量。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

补记:今天在网上看到一段话,仿佛就在说她。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