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on Impossible?解决问题之道(三)

还是小时候的一个故事。慢慢地每个人都会发现,很多处事的方式,特别的习惯,都来自于童年的成长环境。

以前父母对我的安全教育特别严厉,比如说钥匙,经常给我说钥匙弄掉后的恶果并提醒我检查钥匙是不是带在身上。

恰恰就有那么一次,我回来时发现挂在脖子上的钥匙不见了。当时我很着急,和几个小伙伴到处找,还是没找到,回家后我就开始哭,我爸相反没有用平时警告的语气,而是问我,出门的时候带没有?什么时候发现不在的?什么时候还在?有没有摘下来过?然后就叫我从还在的时候开始讲,我做了些什么事。

当我说完后,我爸说:“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在天桥下钻了几次桥洞?钥匙很可能就在你钻的时候掉了,但你没有发觉。”随后我爸就带我去山上那个天桥,路上也仔细地看了,果然在其中一个桥洞里找到了我的钥匙。

钥匙找到之后,我爸就说,“所以说啊,遇到问题不要着急,仔细回想一下过程,看看哪些地方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下次就要避免。”

在后来的生活中我慢慢地发现,一个人思维的状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那个时刻所处的情绪状态。焦虑、暴躁、疲惫、伤感,都会影响到思维的速度。要控制住情绪很不容易,但让整个事情的演变朝着思维可控制的方面去发展,亦或说把注意力焦点集中在事情本身,绕开情绪因素就轻而易举。

另一个道理就是,虽然俗话常说会发生不可能的事,但其实意外事情的发生都有自己的存在环境,看看你漏掉了什么关联的信息,尽量去找那些事物容易产生的动机,即使只是一个片段,也可能会是你的破解之匙。

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这些即是风险所在。与人相处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风险感”特别强烈。我朋友可以在屋子里开心安逸地手舞足蹈,但我会第一时间把所有桌子边沿我认为“不安全”的杯子推到中间再去手舞足蹈。这个,大概也是一个性格特点吧,也是父母所赐。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