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语言的起源

赫尔德的著作,《论语言的起源》,在现在看来,与其被当作一些发人深省的观点,还不如当作一些可被重新审视的过程来看待。恰恰,赫尔德也是最早提出人类最独特的特征是能够“反思”。

赫尔德认为,人类对自然物体的反思、抽象形成了语言。这个观点在大多数介绍与现代社会科学有关的著作中,都能够找到。

但真正读读他的原著,还是可以给人很多不一样的灵感,这也是原著之所以经典的缘故:它包含了很多作者思维的过程和引用著作不可见的真实材料,在这个阅读过程中,你可以重建作者的推理过程,发现其中不合理的逻辑。

《论语言的起源》带给我与赫尔德不一样的观点是:

一、语言并非起源于主观的思考而是情感交流的需要

这里的“语言”,是来自于赫尔德那句:“当人还是动物时,就已经有语言了。”我曾经阅读和观看过大量野生动物的记录片,动物的发声都伴随着危险、交配、喜悦等激烈的情感,情感越是激烈,发声也越是复杂,例如鸟类交配期婉转的鸣叫声。

二、语言的创造不是人类特性而决定于突出的个体特性

出现这个观点,跟我最近一段时间不停阅读社会组织类书籍有关。早期的氏族社会,似乎没有发现语言和文字的记录。直系亲属的感情熟悉程度会导致不需要太多其它手段的交流。当周围的环境、事物表现出一定的稳定性,如农业的发展让部落可以在一个固定范围内定居;一些特定的事物就会有固定的指代,以便于群体内部的信息交流需要。通过对不同语言的学习我们会知道,每种语言都有一两种非常特别的发声方式,如果不学习,可能我们终生都不会发出这个音节。这就是我的第二个观点:语言的创造,用于指代具体事物的信息交流部分,是由一个突出的个体所创造、教授给其它人。开始是简单的词汇量,由于不断的学习积累而增加。

这很像任何一门新知识的发现或新事物的发明过程:一个小群体的研究、产出,从而被全人类共享。

三、语言被发明的必然性

虽然取决于个体的突出性,但语言的发明有着必然性。这个问题就如同“如果没有牛顿,我们是否能掌握精典力学?”一样。历史铺设了轮廓,一个巨人恰恰填补了这个空格。如果牛顿生在古希腊,也许他会做阿基米德做的事,如果牛顿生成语言的创造阶段,也许他就是创造语言的那个人,就像即使没有牛顿,莱布尼茨也在同一时间发明了微积分一样。

,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