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是愚昧者的特权

再回头看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最深刻的错误在于:剩余价值或“剥削”并不是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它贯穿所有时代。举个例子,在狩猎时期,一队10人的猎人猎得一头野猪,其中1人杀死了这头野猪,另外3人将其击伤,剩余6人未参与,那么这6个人的分享是不是建立在那4人的“剩余价值”的剥削上呢?

另一个利润来源:技术——对自然原理的掌握和运用,这是由冯·诺依曼在一篇著名的经济论文中提出。他的例子是,葡萄酒酿造主雇用工人采摘葡萄,装入酿酒容器,工作结束了,工人们得到了工钱,但这时葡萄酒未生产出来。必须等到一个发酵的时期之后,它才会变成酒,具有价值。而这个时期内是没有劳动的。这是一个深刻的悖论!

资本家以发现利润来源为盈利的手段。在这个稳定的利润来源被发现后,他寻找、建立生产组织,让组织内的人群分享这一来源带来的成果。所谓“饮水思源”,严重意识形态化的“马克思主义”不能不说是20世纪的严重悲剧。

所以,马克思自己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