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门格尔

全文部分摘录自《从马克思到凯恩斯》,作者:史蒂夫·熊彼特

由于科学成就是不受外力牵制的,卡尔·门格尔以毕生的精力鲜明地反对陈旧的理论观点。不受任何外界刺激,当然也没有外界的帮助,他向摇摇欲坠的经济理论大厦发起了进攻。激励他从事这一工作的既不是对经济政策的兴趣或思想史,也不是想为原有理论添枝加叶,而主要是天生的理论学家探求新知识、新方法的欲望。门格尔属于不断追求新思想的开拓型的经济学家,他总是在试图废除现存的科学体系而去尝试创立全新的理论。旧理论既不是被忽略这一理论的历史学家或社会学家所征服,也不是被反对其实践结论的经济及社会政策的设计者所征服,而是被一位认知到此理论的内在缺陷的人所征服,后者对它加以完善,使它有立足之地。

在更大的范围内系统地阐述一种新理论的基本原理是很困难的。因为对一种基本原理的透彻阐述往往是很难做到的,一般的阐述总是会显得平淡乏味。分析者的个人成就并不包含表述基本原理的内容,而在于他知道如何使这一观点更加充实,如何从中推断出科学所要涉及的问题。譬如,你向某人解释机器结构的基本原理,告诉他如果此结构不向任何方向移动,则该结构处于平衡状态。作为外行,是很难理解这一理论的用途及这一解释本身的成就的。因此,当我们说门格尔理论的基本思想是商品的价值取决于人们对其效用的评价时,我们必须明白这将不会引起外行的注意——甚至大部分经济学家在理论问题上都可算是外行。门格尔理论的评论家们坚持主张“没有人会意识不到主观评价的事实”,没有什么能比这种陈腐观念作为反对古典经济学著作的理由更不公平的事了。但答案非常简单,可以证明,几乎所有的古典经济学家都试图以此来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后来都因为无法取得进展而放弃努力,因为他们相信,在资本主义经济机制下,主观评价也失去了其类似发动机的功能。正像主观评价本身一样,将需求所依据的事实与成本所依据的客观事实作比较是毫无用处的。甚至在现在,门格尔学派的反对者还会时时声称这种价值理论最好用来解释固定量消费品的价格而非其他事物。

因此,重要的不是去发现人们以效用为出发点会去购买、出售或生产什么,而应是完全不同的事情,找出这一简单的事例及其在人类的需求规律中的来源,就足以解释现代商品经济的所有复杂现象的基本事实。在鲁滨逊时代或者没有交换的情况下,人类的需求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导致这一结论的命题是“对价值结构的认识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特有经济特征”——区别于其他社会、历史、技术特征——为前提的。这个命题的另一个前提是:所有特定的经济事件都可在价值结构原则的范围内理解。从纯经济的立场看,经济制度只是一个从属价值的制度。所有特殊的问题,无论如何称呼,都只是特例和不断重复的过程而不是其他问题。所有特定的经济规律都是由价值结构的规律演绎而来的。在门格尔著作的前言中,我们已发现了他对这种观点的认可。他的主要目的是发现价值结构的规律。当门格尔从“需求”及“供给”两方面成功地找到了价值问题的解决方法、成功地分析了人类的需求及维塞尔所称有“边际效用”理论之后,整个经济生活的复杂机制立刻变得简单了,简单得出乎意料。剩下的就是对不断增加的复杂细节的详尽阐述了。

门格尔的主要作品,其中包括基本问题的解决方法、对未来发展的预见,与几乎同时代的杰文斯和瓦尔拉的有独到见解的作品都应被视为现代经济理论的基础。在著作中,门格尔沉着、坚定、清晰地阐述了他的论点,精心地组织每一个词句,向人们展示了价值理论的伟大改革。门格尔的崇拜者常常将他的成就与哥白尼作比较,而他的反对者则常常对此比较加以嘲笑。现在,人们对这种争议已可能作出结论。与哥白尼的新理论基础相比,门格尔在科学方面的改革无论是在精确性方面还是严谨性方面都不及后者。因此,哥白尼的科学成就显得尤为伟大,也更有深度。在这个特定领域中,外行无法对其研究成果作出评价,使得这种研究常常带有神秘色彩,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但就文章自身的质量而言,门格尔的作品完全能与哥白尼的作品相媲美。正如一位领导小部队作战并赢得了不太为人关注的战斗的胜利的部队指挥官,也许在个人成就上能与拿破仑和亚历山大大帝平起平坐一样。也许这样比较会引起外行的惊讶。这种对比常常会造成种种假象,从而导致无用的争论,但既然它们是确立一个人的地位的一种手段,对在一些特定领域不能被专家的人们来说,尤其如此,我们不得不冒险将门格尔与其他经济学家作一比较。假如我们拿门格尔与亚当斯密比较,我们立刻会感觉到门格尔的个人成就与这位苏格兰教授相比要有限得多。亚当斯密对他所处的时代的现实需求作出的解释,他的名字与那个时代的经济政策是紧密相联的。门格尔的成就是纯科学方面的,作为科学成就,它们又是纯分析的。他的作品远不及亚当斯密的作品那样博大精深。与门格尔相比,斯密的有些作品谈不上有什么独创性,更精确地说,在基本的科学问题上,他是非常肤浅的。门格尔深入钻研,凭自己的努力发现了对斯密来说无法理解的真理。

李嘉图可说是一位能与门格尔匹敌的人,他们两位都是理论天才,尽管他们的理论观点完全不同。李嘉图的丰富思想及敏锐目光来自于实践的结论及深刻的洞察力,他尽量使他的结论与洞察力源于基本理论。门格尔的伟大在于其理论的精确性。从纯科学的角度看,门格尔的地位应更高一些。对门格尔来说,李嘉图是一位先驱。这是门格尔无法替代的。但同时,门格尔又是李嘉图理论的征服者。

既然门格尔及他的学派被人们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唯一竞争者,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将他的理论与马克思的理论作一比较。在此,我们不去考虑马克思作为社会学家及预言家的事实,而只限于了解一下马克思作品的理论框架。我们只能将门格尔的作品同马克思著作的相关部分对比。门格尔的作品在独创性及成就上都大大超过了马克思。在纯理论方面,马克思是李嘉图甚至李嘉图的一些追随者的学生,19世纪20年代在英国创立社会主义及准社会主义价值理论的理论家们都可称得上是马克思的老师。门格尔却谈不上是什么人的学生,他的理论有自己的特点。门格尔在价值理论方面的伟大贡献是无人能够超越的。

我们前面谈过,门格尔不是任何人的学生,事实上,在他之前,有一位先驱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门格尔的基本思想,这个人就是高森。门格尔的成功使人们对这位默默无闻的思想家的作品产生了兴趣。除此之外,从19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起,经院哲学学派以及稍后出现的一些德国理论家的理论,甚至价值理论都是以此为基础的。从另一方面说,任何科学成就都是老树上的“花朵”,然后人们往往不知如何去维护它们,因此“花朵”就会悄悄凋谢。在科学及人类生活的范围内,人们会有很多创见。门格尔的理论是完

全属于自己的,是属于他和杰文斯、瓦尔拉的。

凭借自己的独特理论,门格尔的才能获得了人们的认可。在他生命中的第三个十年里,他的努力结出了累累硕果。那个少有的思想丰富的阶段,对每一位思想家来说,都是出成果的最佳时期。门格尔生于1840年2月23日,他的著作发表于31岁那年,以“维也纳”为笔名。在此,门格尔向人们展示了他做教师的天赋,从而也使人们认识到他个人的巨大成就。他把自己的工作看作是在荒漠中种下一棵树,而那里长期以来,在戒律的束缚下,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为了能找到一部像样的作品,人们不得不退回到1848年,桑尼佛次的作品是第一本正式的教科书。有点像样的作品也是从德国引进的。刚上大学时,与门格尔有接触的人几乎没人能够理解他的观点或他那富有成效的研究成果。他们对他的研究工作反应冷淡,然而最终他向人们证实了自己的成就,并成为一名教授。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获得了作为科学家的荣耀,但他永远忘不了他最初的努力。他的理论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主要是由于当时的社会制度使得经济研究领域处于极度孤立的状态,从而使门格尔的思想没有任何传播机会。门格尔发现自己面临的是完全缺乏理论的困境,人们对他的敌意日益加深。

任何一个理解科学进步的内涵的人都会意识到:要让人们接受一种新思想,必须首先使这种思想在该研究领域内居于主导地位。门格尔却不知道如何对待这种事情,即使知道,他也缺少实施此策略的技巧。然而最终他的理论还是为对他抱有敌意的对手们所接受,这当然应首先归功于门格尔本人。在人的灵魂深处都有美好、亲切的一面,但并不总是双腿被人们认识到,它能使人们从传统的观念中摆脱出来,认识事实的内涵。作为一个学派的创始人,门格尔有着非凡的魅力,并吸引和征服了未来的思想家。门格尔对工作的专注导致了人们对他的研究成果的称颂。尽管他没有再对自己的价值理论作任何阐述,却以自己的理论原则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使它深入人心。在这之后,他正确认识到,在德国遭到反对的不仅仅是他的理论,还有所有其他的理论。他与反对者展开了较量,为了是为社会问题的理论分析争取应为的地位。门格尔通过十分细致的工作及系统的阐述,澄清了方法论领域的疑问。这一贡献同样具有永恒的价值,即使知识理论的进步使我们在许多方面超过了门格尔,也不会使门格尔的理论失色。将门格尔以后的工作与门格尔的重要贡献相提并论是不公正的。门格尔的思想在教育方面对他那个时代所产生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门格尔的理论在德国以内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在德国以外,他的理论大部分已被人们广泛接受。门格尔的理论是德国科学发展的里程碑。

门格尔随后受到了命运之神的青睐。这种难得的幸运曾一度降临到门格尔学派的许多人身上。他与两位有能力继承他的事业的同事——庞巴维克及维塞尔联手。这两位同事努力地工作,为的是在学术上有所建树。但在创立奥地利学派时,他们又不得不求助于门格尔,最终这一学派的基本思想终于征服了本领域。成功最终来临了。但每一次成功都是来之不易的,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冷嘲与热讽。这种情形在科学史上是司空见惯的。即使人们最终会接受某种思想,这种思想开始总会遭到反对,也会引起种种争议。意大利就曾经发生过这类事件,英国的理论家们同样也不能逃脱这种命运。而在美国以及最终在法国,人们对新理论的态度要真诚宽厚得多,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及荷兰的情形也大致如此。直到此时,这种新理论才在德国等到了认可。在这之后,门格尔亲眼目睹了他的常说在科学界引起的争论,迎来了他的理论的全盛时期,看到他的基本思想逐步地度过了争论阶段,成为没有争议的科学常识。他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切,尽管有时他也会因为一些小刺激及他的同事对他的干涉而恼怒,他仍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创造了科学的历史及自己在科学史上享有的威望。

众所周知,古往今来没有一项科学成就能够长盛不衰,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个学科都会随着研究的深入而不断完善。门格尔的追随者们,以及在其他领域追随瓦尔拉的研究者们已经发展了门格尔的理论,毫无疑问,这种发展还将继续下去。但门格尔的成就是永恒的。他的著作将有别于那些昙花一现的出版物,它将流传千古。

门格尔的有些观点也许并不引人注目,但有一点却是值得一提的,那就是他的货币理论以及他在资本理论和货币流通问题上作出的贡献。他从事的是导师的工作,他的思想深入人心,其影响面远远超出了专家及对他的理论感兴趣的人们的狭窄范围。而与他的价值理论相比,这些都不值一提,只有价值理论才真正体现了他的个性。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