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还是希腊方式?

s26656752约翰·伯内特说:“科学是古希腊人的发明。在那些受希腊人影响的人之外,科学就从未存在过。”

这种观点绝不独特。我们可以从另一些专门研究古希腊的人得到更多的结论:“古希腊人擅长通过推理来认知世界,他们观察和发现事物的不同和联系,并认为这些知识应该公诸于世。这就是后来的自然科学和哲学的起源。”

古希腊人的环境和文明是独特的。起源于爱琴海沿岸的爱奥里亚学派,就处于一个各个独立、相互贸易的城邦环境。这种海洋商业带来的大量信息的交互,他们了解到各种不同的观念,试图在交易中取得共识,这就提供了他们那种思维方式的摇篮。古希腊人发现非洲人的神是黑皮肤的,从而推断出是人定义了神的形态。“如果马会绘画,那么它画出来的神就是一匹马”——色诺芬。

而在此时的巴比伦和埃及,思想被严格地看守着。因为国王和祭司们知道,建立在宗教之上的权力会很快会思想推翻。

希腊人摆脱了神的束缚,自由地思考着自然,创造了后来的自然科学与哲学的起源。这还远远不够。他们还认为,既然神会妒忌与犯罪,那么上帝也“必定是不完美的”,他们更进一步肯定地说,“不完美和恶,本身就是上帝创造的世界的一部分,上帝也创造了恶,所以人类可以得到原谅。”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因为它是一个观察、描述的结果而不是基于伦理、道德、宗教的一个判断结论。它在陈述一个事实。这就是希腊方式,或者,我们可以照前人所言,把它称之为科学态度。

后来的欧洲,经历了漫长的黑暗时代,才重新找回了这种陈述的姿态。

大卫·休谟提出了相同本质,但更加引人注目的一个见解:“因果关系并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我们也不能预测出什么。因果关系只是描述了大部分先后发生的两个事件。”

科学界很快接受了这一观点,并进一步提出:“科学并不能预测什么,你也无法从科学中得到什么,它只是尽可能完备地描述事实。”

它与社会的发展没有关系。

它不会考虑任何推动社会“进步”的实用技术问题。

它无法带领人类通向幸福或任何“终极”的道路。

它只是尽可能完备地陈述着事实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