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论摘

盖自汉以来,六经始有误论。夫圣人之言无所不通,而其有用意固有所在也。为其求而不可得,于是乃杂取天下奇怪可喜之说而纳诸其中,而天下之工乎曲学小数者,亦欲自附于六经以求信于天下,然而君子不取也。
原注:曲学小数,狭隘之学和小技能。战国策赵二:穷乡多异,曲学多辩。孟子告子上: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此谓自秦燔诗书,汉传经籍无所宗依,始有各家之说,传易者即有施、孟、梁丘三家,皆因经意隐微,无所不通,汉儒不明圣人立意之主旨,各将其所知奇怪可喜之说纳于经籍之中。而如扬雄辈亦自附于经书以求天下人相信其曲学小数。
评:苏洵观点,多异于正统治学,可惜这股修学好古,实事求是的风格,没有在宋代得以发扬。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