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游记

第一次来到东部,第一次来到江南。早晨窗外那艳艳的太阳把我吓了一跳,此前到过的地球最东边是香港,但是那几天香港是阴沉沉的,还没见过离地平线这么近又这么艳的太阳呢。

难怪苏州的传统建筑是白墙黑瓦。这样的骄阳,什么东西都那样的明暗分明,简单的黑白,清晰的对比,绿水蓝天,小桥垂柳,一摇一摇远去的篷船,虽然不是阳春盛夏,依然可以体味到江南的明媚。

行程匆忙,之前也来不及做什么功课,除了苏州园林之外,都记不清寒山寺的姑苏城外是苏州还是南京了。经过头晚突然的一场大雨,第二天依然阳光明媚,老天爷要给这副画卷打开足够的光呀。

吃了饭之后走上大街,拿出手机开Google Maps,找苏州园林,搜到苏州园林博物馆,想就是这里了,再找街上的人问地铁入口,不远,到达,出地铁,干将西路,头天打的走的是莫邪路,命名真有种古城的味道。在这里有点迷路,被无孔不入的车贩子观察出来了,问我去哪,答苏州园林;对方说苏州园林有很多个,你要去的是哪一个?当场懵了一下,赶紧退下再Google Maps,坐公交到园林博物馆,也算是在苏州老城区地面上转悠了一遭。

老城区保留着旧式风格,建筑基本不超过十层左右的高度。白墙干净而整洁,双向四道的大路中间大多是宽约一至两米的小河,中间有许多石拱桥,非常别致。苏州的公交车都是空调车,上车一元,根据月份(三、四、十、十一月不开空调)开空调多收一元,比成都凡空调皆上车二元的收费方式,更注重合理性。

到站后远远就看见排队的,绕到前面发现是博物馆,也跟着排起队,人不多,入场免费,租了个语音解说器二十元。这个博物馆是贝聿铭的设计,之前对此人风格略有了解,不太喜欢;在语音解说器的讲解下东西游走了一番,更不得不表达我的失望:博物馆内到处都用玻璃封住了窗子和门,不知道是不是后来人安装的,再加上封闭了东侧二楼入口,所有通道都是死胡同,到处“抵拢倒拐”,空间也不大,严重影响了逛的体验。从风格上说,大量使用了多边形拱顶、栅形屋顶,并且采用原木色调,还是满有特色的;几个小时后到达的苏州火车站,整个也使用的这一设计风格,加上圆门,算是苏州特点吧。

博物馆西侧是原太平天国忠王府旧址,先在博物馆兜转得有些火大,转过来害怕在忠王府又到处走不通,就随便逛了逛,听了下语音解说。我对太平天国最深的印象还是小时候看过的一本连环画,很像黄梅戏的一种影印连环画,主角是东王杨秀清,写得蛮悲壮的。忠王李秀成算是天国末期悲剧人物,走进这座他曾经居住过的大宅子,有森严的军事会议室,有华丽的戏台,有泥土湿润的后院,有后来清代官员新建的北方四合院风格的庭院,历史的对错显得那样的苍白,在这里,能够深深地感受到一群有血有肉的人曾经活过,只是每个人都想象不到,几百年后会有另一群人还会来这里,也会想到他们,甚至评判他们吧?

排队的时候抓住一个本地苏州小姑娘问了一个上午可以游玩的地方,姑娘说最近的有拙政园,再走一点有狮子林,到此时,我对苏州园林还是一知半解中,昏昏地问:“拙政园和狮子林是不同的地方么?”弄得姑娘都咯咯的笑。

拙政园和忠王府只有一墙之隔,出了忠王府后门,是一条卖古玩的街,作用和成都锦里类似,也就没逛的意图。买票进园,第一感觉,应该和百花潭类似吧,一个有树有草有假山的公园。

绕过正门的草坪,踏入庭院深处,才知道是步入了一片never land;欣赏的同时也爱琢磨其中的门道,最美之处是对光线的运用,白墙黑瓦自不必说,绿水红亭更衬亮色;另外是纹理,树木枝叶细密,屋上瓦片鳞鳞,更难得是地面也采用的是手指宽窄的细石成120角度斜拼,再一想,这个图案和贝聿铭设计的屋顶是一样的。另外还有一些花样独特的道路,之前在敦煌见过的各朝花砖图案,只是相同样式的地砖,而这里是不同样式与颜色的石砖组成大幅的图案,多用暗红色,和亭子、窗户颜色呼应。建筑最高处多用飞檐,飘逸优雅。

园子很大,进来后几乎是陶醉得不知东西南北,又各路畅通,高低互望,绝不至于迷路,体验非同凡响啊。担心时间的关系,后面我都快步边走边看,处处都入画!

出来后想着再去狮子林看看,问了路,走过去,那条街道却是一排典型的江南水边民居,紧接着就过来两艘船,追过去拍了照。虽然四川老家也是水边吊脚楼,但咱们那儿是大江大河,涨水轻则五米高,所以“脚”特别高,房屋也大多依崖而建,和江南一米宽的小河,三米高的房屋,是完全不是一种气质的。

就这样走了几分钟,越走越像要到别人院里了,只好返回,时间也不早了,就放弃了参观。回来后才查了资料,知道了苏州四大名园,吴中太湖,木渎古镇,一本好书才刚好看完一个章回,有点期待,倒也回味。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