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生的挫折

s1467061《鸿门宴》里刘邦趁上厕所得到了一个逃命的机会,项羽却使人来唤,刘邦犹豫道:“不辞而别,是不是不礼貌?”樊哙曰:“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于是刘邦果断离开,才逃得一命。

科举制度一出,读书人就沦为用治经治史换取仕途前程的一介工具,唐宋以来,处江湖之远的愤懑之情在各本诗词中累见不鲜: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王阳明所求索的,用现代语言来说,就是权力的边界:权力不应该管制什么,比如人性的自我判断力,比如对真理的自由追求……

具备开创力量的人往往不仅能够感受到自身的问题和痛苦,更能够看到一个社会、一个时代之所以被束缚、逐渐沦落是因为什么。所以苏格拉底敢于挑战智者,中世纪的矛头指向了宗教法庭。只有这层被束缚的力量被解除开,进步的力量才能生存下来,否则只有等待着被统治者灭亡。

朱熹对四经的解读以及儒家和官僚机制、社会阶层的完美结合,就是束缚在几百年读书人身上的锁链,要么看透归田园,要么围着磨盘高深晦涩地自证尊严千万转,其实还是在原地。

且不说孔老二的书落笔时,皇帝还没出生,科举还没成形,就套秦末樊哙那句话: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

早那年敢把皇帝老儿拉下马,华丽丽告之与庶民无二,产权分了,契约定了,我等现在也不至于还活在天朝……

,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