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境

昨天傍晚时分驾车出门,左拐上机场路辅道,右拐上小路,突然间,后视镜放射出刺眼的光芒,第一反应“靠,哪个的大灯啊,简直亮瞎我的狗眼了!”眯眼一瞄,那个明晃晃的“大灯”——竟然是正准备西下的太阳……又看清了,交错的树木,被镀上金光的路面和车身,眼睛适应了光亮后,这景象如此温柔和华美——飞驰着,两侧后视镜带着两个金色的夕阳,内后视镜映着一抹粉红,这条小路竟然有这样不期而至的美丽,而我,也已经很久没有仔细欣赏到夕阳的风采了。

比较喜欢5~13岁左右住过的那套房子,在山上,还有一个大大的楼顶平台。老家四季分明,不像成都这样,树木总是不落叶、不枯黄的样子,好像没啥变化,阴雨晴轮回一年到头也分辨不出来夏冬,日子过得总像中途勿勿进场又匆匆退场的观众,无法守候太阳拉开落下帷幕的那刻静谧。

那时候我总是喜欢趴在阳台上,望着那火红的江水。太阳很快要就从群山中升起,渔船在慢慢地行驶,划开一道又一道的波纹。夏天的傍晚,太阳会从山的左边落下,随着冬天的到来,慢慢地挪到右边。夜晚,躺在顶楼平台的凉板上,看着山上的夜空,是巨大的北斗七星,一年四季,不停地旋转着,在家里另一面的阳台上,是连绵不绝的丘陵,星罗棋布的农家小院,以及正面上空永恒不变的北极星。

夏天傍晚吃饭时,不用站起来,转过脸就能看到这一侧的窗外。淡紫色的雾,会慢慢地从泥土里钻出来,然后神奇地给每个丘陵系上白色的腰带。然后江面上弥漫起大雾,不断地升腾,笼罩着江水,再慢慢地侵蚀整条沿江的街道,朝山脚袭来,最后,所有的迷雾,都被黑暗吞噬。一片漆黑之中,又会突然有远远近近的火光,一点一点地摇曳着,游动着,是山中人家打着火把走夜路了,不知不觉地,已经繁星满天,丘陵的轮廓也被勾勒在天边了。

大采购结束,我左转驶向回家的路。前档玻璃的上方,挂着一个小小的月牙,小小的,细细的,脆弱得好像一个手指头就能按断它了。瞬间,有点后悔没有把单电相机拿上,经常在梦里,我会遇见奇异的美景,然后各种相机忘带、故障而无法用快门留下那美景,没想到在生活中,竟然也头一次在心头浮现出梦里般的遗憾。于是我只能睁大眼睛,瞪着这画面,慢慢地驶离。

这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小时候那些情景,我所沉浸过的,当时并未努力去抓住的,总是带给我无穷回味的美妙心境;而那些想要去努力抓住的,当时患得患失却瞬间即逝,留下的只有一份惆怅。自然的光色本不会随着时光而改变,似乎是自己失去了那份自由自在的少年心境。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