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中世纪

s6077783沃格林的著作有一种固定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经常在他书中出现的一个词汇:存在的飞跃(leap of being)。他讲解的一个时代,在花费大量篇幅介绍该时代的主要表象,社会结构模式、权力的来源、思想侧重的方面,最后使这个时代陷入困顿的洪流是什么,又是什么力量将其摧毁,进入新的篇章。

中世纪早期,两股主要交织的力量是世俗政治和宗教组织,其演变和斗争的细节不表。在这个期间,为维持庞大的帝国,针对“法”的研究,从早期的罗马法到后期的各种宪章,两股力量倒表现的挺一致,算是当时的进步作为。

全书没有侧重讲自然科学的发展带来的影响,重点是“思潮”。科技的进步其实并未真正让大众懂得更多、更有深度,而是整个群体的“思潮”会发生改变。即他们过去信仰什么,而现在又质疑什么,最终他们又会选择什么的问题,会有不同的答案。

罗马帝国几乎是消灭了希腊主义,把希腊神话换个人物名称改为罗马神话,生硬的维吉尔也能取代希腊诗人成为罗马的新生代表。而基督教发展过程中的东进,闯进的穆斯林阵地,恰恰保留着大量的希腊遗迹。

接下来,原本想消灭异教徒的西方,彻底迷茫在古代文明产生的,与基督教义截然相反的古典希腊著作中。王权都无法冲击的宗教,现在开始真正地在风雨中飘摇。

选择死还是置死地而后生,宗教信徒们显然无法放弃带给他们信仰的力量,在这里我引用阿奎那,解救了宗教精神危机的“历史上最伟大的神学家”的话作为答案,虽然我并未信服:

“信仰与理性之所以不会发生冲突,是由于人的理智带有神的理智的印记;上帝不可能犯下欺骗人的罪责,不会引导人通过其理智得出与启示信仰冲突的结果。因此,尽管人的理智会犯错,但无论它往哪个方向走,都还是会达到真理的。”

这一秩序巧妙地规定了,超自然的部分无须辩证,它是启示和教会决定的领域;自然部分则是理性权威下的人类知识体系。因为理性“虽然会犯错但绝不会违背上帝真理”,所以,西方学术界终于在神权下得到了生存和发展。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