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oad to Reason

作为近代哲学的开篇,笛卡尔完成了这样一件事:证明人可以通过抽象表述,符号运算来理解事物。那个时代的哲学家们把世界划分了两个方面:被表现的事物(Representing)和表现(Represented)。Represented是否真正能够代替Representing?也就是在人是否能发现真理,甚至真理是否存在的问题上,一部分哲学家持否定态度,这导致了“怀疑论”,而塞拉斯将整个建立在知识和经验上的总和定义为The myth of the GIVEN.

康德,希望在Representing and Represented之间建立某种联系,以挽救理性的必要性,他声称需要的是建立判断过程(Process of Judge),怀疑论者是惧怕真理(Fear for TRUTH).

黑格尔继承了康德的研究,他阐述清楚了人在认知上的可能性(Ability to understand understanding),创造了对认知的约束(Rational Constraint Condition)和证明认知真伪的方法(辩证逻辑),发现了对立而非矛盾的事物共存关系,而黑格尔最重要的贡献,是开创了“概念表述”(Conceptual)的世界。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里程碑:概念清晰性(Conceptual contentfulness)和概念约束性(Conceptual articulation)。人学会了理解和判断观点及事物:他可以解释现象,可以决策更优的行动——人的一部分从绝对信仰的世界中解放了出来。

虽然此前完整阅读过《精神现象学》,但没有更多理解这部书阐述理论的背景,听了这堂公开课的感受:

真理总是存在于黑暗中,思维的火焰一闪而过,只能照出他的影子,必须许多人的璀璨,才能看清他模糊的面孔。

中国人的思维普遍还未进入概念世界,这就是大部分人说不清楚的原因,更无法进行思辨。

因为概念和思辨的缺乏,无法识别对立共存的“必然性”。在这堂课中有一个好例子:圆形和方形不是同种形状,圆形和非圆形是对立事物,但相互之间并无法反对对方的存在——即两者能够共存。

在社会中,利益对立者也好,政治异见者也好,如果能够识别“对立而非互斥”,谁也无法根绝对方的事实,也许才真正走上理性之路。

,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