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漫话

预定的计划是走213国道去甘南州再原路返回。由于先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比较误导的地图,在若尔盖处标了个213,就以为理县——红原——若尔盖这条路是213国道,就让导航给我定了213去甘南。

估摸着国庆十一那天车要堵爆,我是二号上午十点钟才慢慢从家里出发的。车流不算大,中午十二点就到达了都汶高速入口,出汶川到理县茂县分路口时先往理县方向走,导航提示偏离了路线,掉头走茂县,在一个加油站停留时房地产商发了一张地图——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张地图太有用了,哈哈。

出加油站发动汽车,瞬间就堵车了。十五分钟后一点也没有要走动的意思,交警们骑着摩托从对面车道一路举着喇叭高喊不准占用来车车道。看情况不好,想起之前看地图是可以往理县方向过去的,百度地图查了一下,那条路是317国道,就从右侧车道两把方向盘甩过,从左边两个车的缝中掉头往回走,然后接通安吉星改路线,安吉星回答317可以走到,但中途又提示我掉头,以为走过了理县分路口,于是又掉头去排队,排了五分钟觉得不对劲呐,下车问路边小卖部老板,老板说走理县得往回走,这条路是走meng县的,汗,好久都没听过原汁原味的四川话了,meng县这个叫法真亲切。

再度掉头,中途又问了路边的交警理县怎么走,交警说过桥立即右转,这次小心观察,没走错,两点开始奔上通往理县的公路,顿感轻松,沿途只有过桃坪羌寨、毕棚沟、古尔沟等景区路边停车太多短暂拥堵,五点看到了米亚罗的路牌,以及“前方交通管制”的警示牌。

过了一小段烂路,还算通畅,正在暗自庆幸时,驶入了鹧鸪山隧道。之前进汶川时,一路上2000米、3000米、4000米、5000米隧道都过麻木了,对这个隧道没怎么在意。结果在里面一呆就呆了一个半小时……逼近隧道口时才明白交通管制点在这里,出口垮了一半,连着一个简易的桥,仅供单辆车通行,交警在此控制放行哪边的车流。

驶出隧道口时快到七点,一头扎入了无边的黑暗,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只见前面无数红色的尾灯,跟随着这连绵不绝的尾灯以大约50码的速度奔驰。略拉开距离时我打开远光灯,惊见一团团的云雾张牙舞爪地向面前扑来,顿觉魂飞魄散……赶紧打开雾灯,张牙舞爪的感觉小些了,但雾气看得非常清楚——原来只开近光灯时,在夜间是看不见雾的。

路上过了好些住宿点,问了下,价格开到了600!都没打算住下,九点时到了一个大酒店模样的地方,就进去停好车,咨询住宿的情况。结果——一样一律满员,但老板给我介绍了另一处家庭住宿点,吃完晚饭,又向老板打听了一下旅游路线,得知目前所在地点是刷经寺,距红原县城还有一百多公里。然后跟着住宿介绍人往回开了三公里,从一条小路,进入一个居民区,在一个不知道是羌胞还是藏胞家里住下了,150元,而且不像酒店房间湿气那么重,打开窗户外面水平线上就是一朵云,哈哈。整理好行李已经是十点半了,出去转了转,满天繁星,银河清晰可见,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北斗七星在哪,又完全忘了银河在秋冬季是不是会东西走向了,瞎看了一通什么都没看明白,相机貌似也不能很好地Support拍星星,就闪回屋了,哈哈哈。

因为累了,睡得很香,自然醒过来开始等手机闹钟,5:55屏幕亮了,起床洗漱,主人过一会也起来了,问我这么早就要走啊。我说我要去的目的地是甘南,还远着呢,结帐,谢过少数民族同胞,6:40天略略明又上路了。

和头晚上出来溜达时看到的一样,暗绿的山峦,缠绕着洁白的云,山下伴随着潺潺的溪流。天灰灰沉沉,像一层揭不开的棉絮,只能凭借最亮的那个点确定东方。在这里我停下来拍摄了第一批照片。

接通安吉星定位到红原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总是下发路线不成功,接线员试了五六次,最后告诉我可能因为卫星定位信号太弱,这下只有靠路牌前进了。S209省道友好性还算不错,每隔两公里就有一个里程标记。

走了大约10公里左右的山路,过了汤龙桥后,已经完全是藏区建筑风格,到处是藏民们挂的彩布条儿,天山飞的不知道什么大鸟,嘴巴又宽又长。一路想着什么时候才会与攻略中提到的“进入阿坝,视野开始开阔起来”相同的感受时,山的坡度开始变缓,山与山之间的距离开始拉长,出现一片片的高原草地,牧民们开始在草场中劳作,一处牧场的路边,还立着两个藏民的人偶!不经意间从后视镜中发现雪山,再次停留,拍摄。从路牌黑水的指向,这座雪山应该是黑水县的达古冰川所在位置。

伴随着草原的不断扩张,气温也不断地下降,手开始麻木,公路两旁的树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灌木,山的植被变成了一层深黄色,像某种动物的皮毛。几个弯拐之后,秋风中凋零的大草原终于出现了。这时开始翻山,半山腰有个停车场,写着停车收费,可能由于太早了,或者太冷了,棚子里没人来收费,停车,大草原一览无余,这是怎样的荒原啊,只放牧着游客和汽车,哈哈哈。

半个小时穿越云层后,似乎是来到了云层之上,气温下降到零下一度,出了车外,在呼啸的风中,凝固的冰原纹丝不动;其中散布着数不清的黑色的藏牦牛,以及牧民的帐篷……来到这里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极寒之地,佩服这样的民族,由于种种原因,他们选择了高原,并且在这里生存了下来。

回到车里,必须地打开了暧气,又戴上了皮手套,否则冷得真没法控制住方向盘。路边提示的“注意暗冰”我还真没注意到,一路都在以100码的速度狂奔。路面上浇的柏油很奇怪,部分路段有工人正在浇注,是提着滚烫的柏油壶S型在路面上来来回回浇,我的车轮胎本来胎噪就很大,跑在这样的路上更是发出一种奇怪的嘣嘣声,一度让我以为卡了什么东西。

距离红原越近,地貌又慢慢地变化了。山变得扁平,S型的小河蜿蜒不绝。虽然月亮湾和九曲黄河第一湾是这里最有名的景点,其实这样的风景遍布整个红原县城至玛曲附近,有一处有路牌指示长江黄河分水岭,时间关系没有去。有了理县的“打击”,我对红原县城规模期待不高——估计就是我家阳台上看出去这一片大小吧,只在月亮湾吃了几串巨好吃的烤牦牛肉串,然后就直奔若尔盖九曲黄河第一湾,途经唐克的塔林,全是藏传佛教那种尖塔,还有很多景点,都没有去,只进九曲黄河玩了一个半小时,照片总是拍不出真实的景色。

爬上九曲黄河最高的观景台,也许是一路上这样的景致看得太多,让我开始联想到中国的阴阳图,作为河流文明的民族,是否从这样的河流中得到了联想,认为是天地和力的动静平衡的抽象表达呢?

离开九曲黄河,下一站是郎木寺,在回去的路口往右(前路)行驶,地图上标着这里有一条路可以直达郎木寺,越走越觉得道路有点不对劲,安吉星已经完全报废了,接线员说“你现在在一条河流的旁边”……问了在附近旅游的一个旅行团的导游,导游告诉我这条路是通往阿坝的,应该往若尔盖走花湖才能到朗木寺。我还是有点不死心,拿出地图看,想了半天,通过太阳的方向确定这条路是向西的,去阿坝没错,而去郎木寺的路应该是九曲黄河景区内往北走的那条路,当时看到很多车往那个方向开。再次接通安吉星,确认了确实有这样一条路,于是返回九曲黄河,正在纳闷是不是要重新买票,却看见门票上有一个“咨询电话”,果断打这个电话,景区服务员用标准四川话告诉我那条路是通往郎木寺的,但是路况很差,小车很容易托底,让我回唐克往若尔盖走,去花湖那条路路况较好,这和刚才那位导游的说法是一样的。

这下信心增强,返回唐克,一路上运气还算不错,这回唐克加油站几有几辆车在加油,果断进去加满,再在若尔盖/红原的路牌处往若尔盖驶去。

若尔盖是个温暖的大草原,和红原只是高原之间的平地不同,这里才是真正的大草原。行驶在若尔盖仿佛在跑马,在草原上恣意地狂奔。没有导航的好处是可以听音乐了,CD机中飘出Dido的专辑——Life for Rent,飘泊着迷离但轻快的曲调,耳语般的嗓音和漫不经心的吟唱,和若尔盖大草原朵朵白云下飞驰的心情十分地合拍……

I know you think that I shouldn’t still love you,

Or tell you that.

But if I didn’t say it, well I’d still have felt it

where’s the sense in that?

就这样狂奔了一个多钟头,天边开始出现以前游大西北时甘肃那种褐色的连绵不绝的山脉,我知道快到甘肃边境了。进入这种山脉如同来到月球表面,没有任何的生命,只有太阳照射下的灼热和阴影处的寒冷。不能不再一次对曾经居住过和流放过陇西塞外大漠等各族人民使者商贾诗人表示敬意……

其中最丑的一座山让我把名字记住了:日尔郎山。山上长着好几颗獠牙,还有几个疮一样的斑点,非常恶心。穿过日尔郎山隧道后离山顶很近,近看更不是一般地恶心。

途经很多藏族村落,日儿郎山脚下的迭部是最大的一个。几乎每处村落都有寺庙,规模还不小,一律土金色镶砖红色,对少数民族的品味实在不敢苟同,包括敦煌艺术,壁画和地砖之粗糙程度,根本无法和内地寺庙精致的绘画、飞檐相比。

距朗木寺4公里时很容易走错,直走是继续213国道,左拐313省道才是郎木寺所在地,这个路牌偏偏是立在直走之后20米,再往前,一座标着甘肃两个大字的横牌出现在眼前,走了约摸500米都没看到左拐道路,再接安吉星,接线员告诉我现在走的方向是错误的,神奇的是,进了甘肃,安吉星路线导航恢复了,移动GPS有了,连移动Wifi都有了!掉头,原来那个横牌的背面写的是四川。虽然回到213国道四川的边界,但右拐上313这边是甘肃碌曲县内,所以——手机还是可以上网!

到了朗木寺几分钟就发现它和丽江一样,把文艺男青年女青年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来不来什么咖啡馆酒馆什么的,有点开始觉得自己来错地方了……最倒霉的是镇上规模虽然挺大,但每一家都爆满,转了一圈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住宿更别提了,所有酒店爆满,家庭住宿爆满,唯一可以住的地方有两个,一个酒店提供400元的四人间,上去一看,怎么全是当兵的在站岗啊,房间写着一班二班三班四班,除了四张床啥也没有,卫生间还一层楼一个,我靠,难道是部队把自己宿舍改成酒店了,还收五星级大酒店的价格?另一个是青年旅馆,14个人住一间10平方不到的窗户都没有的小黑屋,上下铺,50块钱,敢情我在镇上偷个面包被请进监狱都没住的这么磋惨?然后我就决定超市买东西吃,晚上睡车上,前排座椅放倒+座椅加热功能实在太有用了,热烘烘的,哈哈哈。睡了一会又钻到后排座,原来比前排要舒服多了,这时候才发现大号SUV和房车的好处啊,太适合这种场景了,好在我不高,后排刚刚好。车外温度6度,一晚上开着空调+内循环(可以防止尾气入内),没有听到六点的闹铃,一睁眼就已经6:40了。这点我还是很佩服自己的,一闭眼五分钟就睡着,哈哈哈。其它人要效仿的,很自备SUV和被子或睡袋……

醒过来第一个感觉就是热死了,赶紧熄火,看下了油表,一晚上走了两格,大约五升。钻出车子抖擞了几下,回驾驶室调整了下位置,重新发动,进入了郎木寺内停车。

朗木寺很大,大约有两三座三的样子,没有走完。早七点,即将日出,抬头望金光灿灿的庙顶,背景是蓝天上被渲染成金色的朝霞。褐色的山脉此时也变成了洋红色,很有火焰山的感觉。日出时分,喇嘛们纷纷从寺里出来,大约四五十人,一齐坐在寺门不远的一处大平台上,开始念经。一些藏民则从寺门口一步一叩首,朝着喇嘛们跪拜……我觉得这个活动可以理解为做早操,屈膝、深蹲,五体投地这个动作其实是健身操最后的休息动作,所以不要小看这些善男信女,这些动作里面有千百年的积累,哈哈哈。

担心过一会遇上车流,八点就开始返程。出313省道进入阿坝,也就是刚好离开郎木寺周围的群山,天蓝蓝,大地金黄,很有秋天的感觉,就是信号又没了。朝着强烈的日出方向行驶,远远地看见前方云雾缭绕,如同仙境一般,简直是童话世界啊!

很快离“仙境”越来越近,才知道仙境不但不好玩,而且还很恐怖。外面看到的仙境,其实是迭部所处位置是一片湿地,早晨整个湿地被大雾笼罩。一头扎进迭部的浓雾之中,这雾,比成都最浓的雾还要浓,太阳消失了,一片昏天黑地,孤零零地在雾中飞快地逃跑,终于奋力冲上了浓雾的顶端,也就是日尔郎的山顶。回头望,近处地面是一团团薄薄的雾气,远处的迭部村落则完全消失在迷雾之中。难道少数民族在这里修建村庄是因为它的隐蔽性?

回若尔盖,往松潘方向行走。但除了进入阿坝境内有一个松潘指示牌之外,这条路都没有松潘的标志,而是“川主寺”。之前没做好功课,导航没信号,对川主寺完全陌生,过一会又出现红原的边界牌,一度让我怀疑是走错路了——草原上太难识别路了,只有靠太阳定位去松潘是东,去红原是南,又不停地有黄龙和九寨沟的路牌让我相信没走错路。有点后悔没下载一个百度的离线地图……

这条路出了若尔盖草原和红原之后,又重新进入林区溪流的景致,建筑风格也恢复为了汉族的瓦片房,顿觉亲切,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汉族人多住在河流平原处,加工场所大,建筑材料为砖瓦木材,也配合石料,元素小、多样,组合想象空间多;苗羌住在深山,找得到个空地方劈木头和石块就不错了,所以他们的建筑多是碎石块和原木料;至于高原地区,没有石头也没有木头,唯一的材料是动物皮毛,所以就住帐篷……

绕回正题,之前两天听说九寨沟人满为患,在若尔盖也终于收到了一条10086短信,友情提醒广大游客勿前往九寨沟……所以我认为回程走213国道一定没人。果然,路上车非常少,即使是松潘——茂县——汶川,路况也很好,几乎是一路狂奔着回来。松潘城是这次经过的县城中最大的,不但热闹,还有高端大气的免费停车场!还有车位!古城也不挤!

松潘——茂县之间的风光也非常美丽,到处是金黄的树林,溪流,根本不用进景区,处处都是景区啊。茂县——汶川则是地震的地貌,山体破碎,触目惊心。运气好的是,我避开了最大的返程车流,七点半顺利到家。

以前曾经写过,坐火车旅行比坐飞机旅行最大的区别就是:

坐火车去一个地方,和坐飞机去一个地方,感觉是不一样的。火车行驶在大地之上,路程中满是人类的痕迹,你看着它们的变化,慢慢地感受着风土人情的变化,也就慢慢地接受了目的地的城市;飞机飞行在云层之上,你看到的是蓝天云海的梦境;在一个盘旋天空倾斜又端正之后,目的城市的平面图一下子出现在你的面前,心理上接受起来稍稍有些吃力。
而此次的自驾游,又给我另一种感受。所有的路都是一公里一公里走过来的,路牌、速度、方向、超越、让行,甚至光线与温度,每一刻都在变化着,每一刻都必须作好反应和判断。在若尔盖的大弯道上我学会了不用在低速时大把甩方向盘变向,而是不减速小幅转动方向盘快速回正再小幅转动方向盘再回正变向,这在茂县的山区行驶中非常有用。在N十次超越213国道上大货车的经验中,从开始一辆辆车单个冒泡超越,到后来观察到尾随大货车的第一辆车发出超车信号时,随即打左转灯开始超车,一次超七八辆车,哈哈哈。跟在大货车和SUV后面行驶是很危险的,很难观察到前面的情况,只能凭喇叭判断,但有时候来车又不回应你的喇叭声。于是又有N次超大货车一半对面又来车了,又果断减速打右转弯灯退回大货车的后面——超车的同时必须做好后退的准备,进退正常,必须淡定——人生中也须学会这种应对自如的态度。

 

,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