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奴隶制到合同制

周末在家里看了几部电影,托在线视频发达的福,终于看到了没有在国内影院上映的《林肯》,看完难掩失望——斯皮尔伯格风格就是各种鸡血、催泪,对于一个早已步入了复杂人生的人来说,这样的片子实在单薄了点儿;丹尼尔·代·刘易斯的化妆也很失败……

比较而言的亮点在于关于解放黑奴的宪法第十三修正案(本片也正是围绕修正案而展开)两党/两派的争论和南方求和时的谈判,对于不同意黑人的解放,是这样描述的:

他们不愿意和黑人分享这个国家无限的富饶。
作为当年从非洲满载黑奴运送到美洲贩卖的人贩子,还有南方的黑奴主们,如果知道几百年后这船黑人的子孙后代将要和他们平等共享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不知道会不会把肠子悔青。而南方在谈到对于黑人的解放,使者回答道:
这将摧毁我们的经济。
一旦一种声音和正义挂上了钩,似乎反对者就处于了道德的反面,解放黑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人类从原始社会进入的第一个经济体制就是奴隶制,在生产力极度低下的时代,苦力劳役,除了战败被迫为奴隶的种族,谁又愿意去呢?

当一种新的经济体制到来时,社会在迫切地需要将人群划分为新的经济角色,于是,“沾满鲜血的长鞭”这类动听地说辞可以用来描绘南方奴隶制,“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东西”说的也恰恰是北方的资本制度,因为政治的需要,上一种合理存在数百年、曾经创造过无限财富的制度沦为正义的阶下囚。于是乎,我们步入了一个合同制的时代,眼巴巴地盼望着国家法定假日的安排,但没有人相信自己会是和当年的奴隶其实是同一类经济角色。

我相信人性中有残暴的东西,我也相信人性中有温情的东西,这些都无法为制度所决定;而相比每一个“伟人”所创造的“伟大制度”,我更愿意怀着敬意缅怀那些所有曾被奴役或不曾被奴役的人们在历史上所有留下记忆的一切。

,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