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个税

上周在CCTV新闻台看了一个关于个税的节目,政方代表是中国财税法研究委员会副委员长王家林,民方代表只打出了昵称“老梁”,不知记对没有,反对他究竟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

王家林手捧本本(作业本不是笔记本),每条问题都低头认认真真地照本宣科,几乎从不抬头看观众;老梁手挥传统折扇,洋洋洒洒中锋芒毕露。

个税收入额

老梁问,在中国个税现在是第四大税种,对吗?

王家林立即答到,是的,在美国,个税是第一大税种,中国现在个税的征收还远远不足!(不得不用感叹号,他发言中的神情、语气只有用感叹号来形容。)

个税对象

老梁指出在欧洲比如法国,个税是以家庭为单位,而且家庭中孩子数量不同的话,所交个税也不同。在一些国家每个人都有税号,享受一些医疗啊教育啊等等福利时,必须出示税号才能享受到。

王家林:在中国,要统计家庭成员很难,技术上(包括每人税号联网等)也达不到发达国家的要求,在中国都是实行计划生育,一个家庭只生一个,所以我们计税都按一个为标准。

个税用途

这个问题就比较尖锐了。老梁直问国家的个税收入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人民交的个税能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所说的那样,得到相应的公共福利吗?

王家林眼睛盯着本本说,税收不是指个体交上多少钱,就要享受多少钱的福利。我国的税收用途主要是支援贫困地区建设。

老梁说,问题的实质在于,这个钱是放在老百姓手里更有效率,还是放在政府手里更有效率?欧美有种说法叫做“藏富于民”,就是指让财富掌握在人民手里。

王家林说的话我记不太清了,反正前面一两句是口号型,最后一句是:政府必须掌握财富,比如经济建设需要钱,西部大开发需要钱。(总之就是)个税是为了调节贫富差距,支援贫困地区的建设。

个税改革带来的税额差距

问题又转了一下,老梁问道,据估计如果这次个税改革议案通过,国家个税总额装减少200亿人民币,这个差额会对现在的财政带来压力吗?

王家林说,现在的财政应该顶得住,相信随着以后经济的发展,税收只会更好,完全弥补这个差额。(深思一会说)个税的减少对富的地方还不存在问题,贫困地区就吃不消了。

这位官僚人士的最后一句话,彻底证明了他肚里有几滴墨水。不是一直说税收是拿来支援贫困地区建设吗?不是一直号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吗?不是一直打着“均衡贫富”的口号吗?那为什么会出现“贫困地区吃不消”的情况呢?

《孙子兵法》与足球

<![CDATA[

本人对《孙子兵法》可以说是熟读百遍,毫不夸张地说,本人也是第一个把《孙子兵法》应用在足球理论中的,而且是最高的理论应用!什么斯科拉里先往边站站,欣赏本人的贴子先:

本贴的起因过程可以在这个贴中查看(假如你具有超人的精力……其实能把本人的贴子读完,你的精力也就超人了……不仅仅要超人!你需要熟读且理解孙子兵法!没有达到此标准的,半途咽气,本人概不负责^O^……)为了方便阅读,我把《孙子兵法》原文用引用标出^^

谈谈足球比赛中的优势

狐狸曰:

对于一只球队进攻还是防守及以结果的关系,中国乃至世界第一位足球博士孙武早已在著名的足球理论书籍《孙子足法》谋攻篇提出了学院派观点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

借《孙子足法》阐述攻守:本贴发表于 2005-8-11 16:13:31

形——根据实力对比而作攻守之择,兼议常胜之法。

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善于赢球的教练(输赢摆第一位的教练,功利主义的教练)首先考虑的是不丢球,再抓住机会去进球。这句话指出了常胜之法,为大家解答了“为什么防反的球队往往取得好成绩”,也告诉了大家“别人进一个,我要进三个”这类打法失败率是更高的,球迷为了眼球快感而选择进攻类球队时,就要作好心理打击的准备。

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不丢球的任务可以通过战术、人员布置达到,但能不能进球则要看是不是有机可乘,也有运气的因素。

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

一个真正高明的教练,能确保的是不丢球,而不是一定能进球。

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

要想不丢球,就要加强防守;要想进球,就要发动攻势。

守则不足,攻则有余。

对手实力比我们弱,我们就主动进攻,对手实力比我们强,我们就进行防守,作为一名教练,要学会根据双方实力对比来布置战术。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善于防守的教练,会防得自己球门好象埋在地下,善于进攻的教练,会攻得自己球员好象不仅仅能在球场上跑,还能从天上飞下来打。

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

如果一名教练在双方形势对比、常规打法上胜负预测不超过一般球迷的见识,那就算不上一位高明的教练。比如前个赛季波尔图与拉科的淘汰赛,我在观摩了波尔图对皇马、曼联的高控球率和良好的防守能力后,和大多数球迷一样,预测波尔图、拉科两支球风类似的球队,穆里尼奥和伊路埃塔两位盛年教练将展开激情似火的进攻,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两队均采取了保守姿态,拉科甚至在主场落后一球的情况下都显得畏缩不前,就是因为抱着“可胜在敌”的思想。可以说穆里尼奥、伊路埃塔作为两名高明的教练,均有着我们未有的见识,首先是判断双方实力,而同时作出了“不足,先为不可胜”的决定,而更高明的是穆里尼奥,在“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的情况下发动了最有威力的火攻,烧的拉科人仰马翻,失去了完成战术的基础。

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

一个赛季看10+场西甲不为懂。一只球队、一个联赛需要大量、长期的观摩才能有深刻的认识,阅读他们的媒体球评、球员打分、赛后数据、教练访谈才能得出相对正确的观点。中国的足球水平从哪看都不高,新闻大都是翻译人家报纸,球评一半是情感日志。记得切尔西有场对阿森纳的比赛,雷耶斯挑传亨利进球,赛后有不少国内媒体、球迷批评卡瓦略的冒冲失位。而Skysports在赛后为这个进球作了专门评述:慢镜头回放亨利拿球,特里、卡瓦略在禁区防守,卡瓦略上前防亨利,亨利回传给雷耶斯,此时卡瓦略改变了移动方向,在一个位置上卡住,镜头静止在这个画面,在亨利、雷耶斯之间画出了红色直线,卡瓦略就在这直线中点,卡住了地面传球距离,在一防二中算是选择了一个有利位置,不幸的是雷耶斯更巧妙地处理出一个高球。此时另一个小红圈指出了一个人的位置,此人已反方向奔出禁区四米远,完全不在应该的防守区域内,谁?特里。失位的是谁,Skysports作出了非常专业的录像+绘图评述,在国内,能像这样玩一个失球分析,我似乎还没见到过。很多时候,不看更详细、更专业的分析,完全根据自己的主观推测都会得出几个不同的结论,更无从知晓哪个才是正确的了。

这里就扯到尤文、米兰这些意甲攻势代表。米兰4:0巴萨是不是90年代初那场?我只看过进球录像,四个进球似乎有几个是在空虚的巴萨后场完成,记得其中一个是在瓜迪奥拉的防守(连连退)下打进,巴萨很长时间来都不是防守高手,甚至一段时间来都以防守烂闻名,90年时都知道甚少,就不提了。但三青说的尤文3:1皇马,就有话说了。本身作为防守很差皇马,损失了关键的防守大将,上一个又老又慢的耶罗,此时要捧尤文的攻势足球,要用两场比赛,两个对手来夸赞“意甲的攻势代表”,为什么我称之为“意淫”,正是因为“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大破意甲球队坚盾的那叫擅长进攻,打皇马三个四个那不叫擅长进攻;进切尔西三个四个那叫顶级射手,进皇马三个四个不叫顶级射手。几年前,我们拉科下赛季疑似主力前锋Ruben,就在西甲送过皇马帽子戏法,然后随球队降入乙级。

尤文赢了皇马,但在接下来的赛季里客场守不住,主场攻不下防守组织远强于皇马的拉科。加上对皇马,两个客场,一个问题:中场拿不住球,注意不是放弃控球,而是拿不住球,频频传错和被对手断掉。当时作为意盲的我,很惊讶尤文的进攻手段竟如此单一,嘲之为“三脚猫”,别人对我说:“尤文确实是那三板斧,但非常有效。”对拉科的主场,中后卫解围失误拉科领先后退守,尤文开始用三板斧进攻,安德拉德、塞萨尔、卡普德维拉一干大汉在禁]
]>

土著心态的中国媒体

曾经看到一个“歧视华人”的小报道:一中国大学教授在美国,英语交流中出现了一些错误,于是那个美国人就说:“还是大学教授呢,英语都说不好!”该大学教授就认为这名美国人的行为是歧视华人。国内记者采访他时问道:“如果是中国人对你说‘还是大学教授呢,英语都说不好!’你会认为这是歧视中国人吗?”大学教授无语。

大学寝室时衣服偶尔混穿是常见的事。有一个同学家境不好,冬天衣着很单薄。同学们,也包括我在内,都打算借几件厚毛衣给她。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很难,因为这会伤害她的自尊心。

人越是处于弱势,就越在心理上为自己建起一层防护罩,拒绝任何“特殊的对待”,即穷人眼里的“傲骨”,不过这也得有个度。过低的叫着“自卑”,适中的叫着“自尊”,若是再敏感一点了呢,就表现为一种上升到社会、政治高度的民族自卑感,打着尊严的旗帜去狂咬那个特殊的对待人。

皇马来了,曼联来了,作为足球荒漠之地,千年古国是不得不低下头扮一回弱势。中国媒体却一改马屁精形象,鞭笞之风,扫遍全国,就差没在天安门上大喊“中国人民从此醒悟过来了!”

和最流行的铁棒子打皇马充气棒子打曼联不同,一文更深刻地指出曼联“我们是为球迷”的“伪善”的作风,结合西英侵略历史,非常形象地用“海盗”、“传教士”比喻皇曼二队。

“海盗的行为准则是掠夺,而不是征服。因此,他们考虑的是眼前而不是将来,他们决不会考虑被掠夺者的感受。”——论皇马圈钱行动

“在清末的中国,英国人一边卖鸦片,一边传教。钱要赚,爱心也要表达。”——论曼联笑里圈钱行动

这都什么年代了,中国人的地位还是海盗刀下的土著,传教士嘴下的鸦片鬼。至少,在中国人自己的眼里就是这么一个定位,在这些义正辞严的行间,我看到了作者那一张讪讪的脸。

在美国和加拿大,近两年来都在搞一个“世界冠军赛”,去的球队都是五大联赛的冠军、次冠军队,场面还算火暴,球迷也算热衷。

皇马和曼联亚洲之行均将访问日本,不知道作为世界上经济发达之国的美、日又是如何地看待他们的行动?

看球的看球,追星的追星,那几张人民币只要花出去的人觉得值了,关你中国媒体什么事?

跪在别人面前,就不要怪人家俯视你,

趴在人家脚下,就不要怪人家踩在你头上。

人家球队主动上门来,咱们球迷堂堂正正观看,好端端却得了一顶土著帽儿,烟枪杆儿,无端端受人欺了,让人哄了。

即便是真受辱了,古人训:宠辱不惊。今个儿举国皆惊,有感而发。

风信子 I

校友录上新批准进来一个同学,熟悉的拼音字母拼出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岚,于是我马上留言问是不是她。

两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回音。登录才知道,她给我发了一个小纸条:“是我。”原来她也在这个城市。那天周六,我正在加班,两个电话打去无人接听,半小时后她打过来,一番问长问短之后,我明白她现在在一个小超市里当收银员,她的人生道路,已经不可能再通向多明亮的方向……

那是刚进大学的第一天,父亲送我到了读书的城市,在寝室里铺床时,认识了另一对父女,岚和她的父亲。岚第一眼看上去非常漂亮,仔细看才发现她的眼睛比常人要突出,满头的汗水对一个正常人来说也是严重超标了,常识让我知道她有甲亢。

岚住在我的上铺,她其实是我在这个学校里认识的第二个人,第一个是在车站接待点认识的,一个叫静的女孩,恰好成了我的同学&室友,住在对面床的上铺。

静喜欢赶时髦出风头,事后证明她果然在大学里男友交了无数;琴超级爱学习&死板板,号称要找个外向的男朋友(不知道哪个外向的男生能和她相处);梅是小巧型,性格也比较柔弱,经常在梦里哭着回家(晕!);另一个静,干脆用杜来代替好了,父母离异的早,开学时一个人来的,大学里我们都没见过她父母来看过她,比较独立,不过也比较冷漠,在往后的日子里她的世故也表现得很明显。岚很纯真,善良,就像一杯清澈的水,没有任何杂质掺于其中。在我接触的人中,自私、嫉妒、心眼小、背后说坏话是很常见的现象,但是岚没有,就像春秋时期的儒家诗典,除去了道德中的暇污。她的成绩很好,也是一个高考的失意者,几经调配来到了我们学校。

刚进学校,六个人都刚刚脱离父母的照顾,自然情同姐妹,半个月的入学教育时间,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讲小时候的事,那时,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刻。

遇雪

喜欢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
凝望它翩翩地迎面走来 感受它湿湿地亲吻我的面孔
随即——它的身影朦胧、消融 人生,浪漫而忧伤的下雪天

依然按照时间表晃动着生活的钟摆,但19日是个格外特别的日子。

我透过阳台的窗户往外张望,纷纷扬扬的雪花旋转着从天堂飘落,风吹了起来,细密的雪花们忽然朝东,忽然朝西,宛若飘然而至的白丝裙少女;而大片的雪花,沉沉地又不情愿地直坠下来,在空气的怀抱中,使劲地扭捏着,扭捏着~

寂静的街道,路灯慢慢地灭了,只留下灯丝的微微红光,似乎熬了一夜,勉强瞪着通红通红的眼睛。这条路上老式的公交车站无法为人们抵挡风雪,大家都退至路旁的屋檐下,静静地等候着。

雪渐渐地全变成了茉莉花瓣般大小,我站在街道的一侧,抬头仰望那一片纷飞,那感觉,就如同它沉沉却又有节奏地,在胸膛跳跃着,撞击着每个人的心灵,充溢着整个城市,赋予静物以生命,赋予生命以浪漫。

在车上,看它们扑扑地冲向车前的挡风玻璃,撞得呲牙咧嘴,摔成一小团一小团雪白的肉泥,哦,是”雪泥”,再唰唰地被雨刷(不知它的具体名字)赶下去。它们还凑到车窗上,凝视我的面孔,而我侧过头时,却只看到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浪漫的下雪天。

我无法揣度,你来自哪里,我只知道,此时此刻,与你相遇又相离,我伫立在风中,独自品味着那片浪漫……

© 2018 Silent River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